首页 职能简介 综合信息 政策法规 审查信息公告 技术规定 交流论坛 办事指南 专家介绍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信息 >
日期:2017-10-10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燕郊打响传销“清零”战 聘请百人组建“打传办”
 
 

  9月14日,燕郊,工作人员将非法传销人员集中起来,分批上反洗脑教育课,教育后,传销人员要签不再参与传销的承诺书。A12-A13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燕郊打响传销“清零”战

  “我自愿承诺,永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传销活动。”签完这份承诺书,邢小军当着燕郊打传办工作人员的面,用手机买了北京西-西宁的火车票。

  一个多月前,他从西宁老家来到北京,在西站下火车后上了开往“朋友家”的面包车,再下车已是燕郊翟家庄村一处简陋民宅。“听家里人说我妈为了找我都病了,现在我就想早点回家。”这一个多月,对于邢小军来说是再也不愿回忆的恶梦。

  几个月前,他在网上认识了小林,两人加了微信越聊越熟络。小林自称在北京工作,公司待遇不错,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年青人在一起玩。“她给我发了许多和朋友们玩的照片。”8月初,小林约邢小军来北京一起玩。

  31个小时火车硬座,邢小军浑身一股汗馊味儿,在西站接他的除了小林还有其别人。一辆面包车里挤进7个人,其中有两人说是小林的朋友,其余人则同他一样是来北京玩的年轻人。

  山东的申玲今年54岁,也是一个月以前,接到了“北京老大哥”的电话,对方邀请她来北京听很好的能够赚钱的课。她不顾家人反对,执意坐上火车北上。

  申玲口中的老大哥开着一辆好车来西站接她,第一顿接风饭支配在燕郊的一个酒楼。对这样的热忱,申玲像着迷一样享受。去年第一次来燕郊,她参加了大哥创业项目,交了49800元成为一名“互助者”,大家互帮互助向着心中的目标奋斗。住在燕郊这个奢华小区里,申玲每天想的就是有朝一日赚到1000万,也能像大哥一样。

9月14日,燕郊,一位非法传销人员买好回家的火车票。

  传销人员“一车一车送进来”

  邢小军、申玲“妄想”开始的地方都在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这个距离北京30公里的地方,他们管这里就叫北京。

  警察破门而入的那天下午,邢小军正在考试,这是一场传销组织里学习阶段小测试。据三河警方介绍,当天的打击行动,在翟家庄村控制了传销人员60多人,当场收缴了他们学习用的书籍以及授课工具。

  从9月1日起,河北省三河市掀起了一场声势盛大的打击传销专项整治行动。三河市要实现传销“清零”的目标,一举将传销毒瘤从这里拔掉。

  9月17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燕郊镇看到,迎宾大街以及镇上主要街道两侧悬挂着反传销条幅。大型小区入口处,张贴了反传销告居民书,建议居民举报传销行为,净化燕郊环境。

  在燕郊京客隆超市门口,卖葡萄的大姐议论,昨天又有一车人被拉进与超市一街之隔的燕郊工商分局。铁门紧闭,门口保安戴着红袖标。隔着铁门可以看到有百余人蹲在院子里。四周居民告知记者,院子里的人都是参与传销人员,在这里接受培训。“最近这几天一车一车的送进来,也有送走的。”家住在工商分局旁的彭先生说,9月3日开始,院子里就这样了,开始不知道干吗,后来才知道是送来反洗脑的传销人员。

  燕郊打传办主任王会学介绍,从市里统一开展打击传销行动以来,他们就和公安部门配合,由公安部门牵头打击,工商牵头遣散、再教育。“主要是把这些被洗脑的人拉回来,杜绝他们以后再加入传销。”王会学介绍,送到这里的人先看反传销宣传片,再由专门的老师讲反传销课程,这是一个反洗脑的过程,因为很多人被传销组织洗脑以后,对政府的打击行为不懂得,还以为是挡了他们的财路。

  KTV里抓28个传销头目

  三河市公安局西城派出所副所长梁悦枫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正常休息了,调休的日子也会到所里盯着。

  9月1日开始,三河全市统一行动,公安、工商牵头,各个街道村街参与。公安负责前期的摸排和打击,工作强度高。梁悦枫说,能感到到这次的打击与以往不一样了,首先是全员上岗打击传销,“我们所现在工作中心已经转到这上面来了,所长牵头动员大家加班加点”;其次,以往是接到报案去打击,这次是主动摸排发现问题及时处理。整治行动开始前半个月,西城派出所已经处理传销窝点42处。

  占据在燕郊的传销团伙,往往有很深的家族关联网,C级头目很少露面亲身组织培训或者群体活动,在平凡打击中,公安机关抓到的参与传销人员多。

  在这次集中整治打响之初,西城派出所控制28名C级传销头目,同时控制传销骨干数目之多,在近年来也非常少见。

  副所长李勃介绍,他们在前期梳理线索时发现,在燕郊开发区某KTV内将举办一场非法传销C级头目集会,当晚,西城派出所李占江所长带队,全所全员出动,还结合了三河公安局经侦大队、燕郊治循分局行动队、燕郊派出所、行宫东大街派出所、燕顺道派出所一起行动。

  9月8日晚上,果然有大量传销团伙C级头目陆续达到某KTV,侦查员肯定没有漏网之鱼后,行动开始。

  “有的人反侦查意识很强,我们一进去,有人就把手机往沙发缝里塞,从衣着上看,这些人都是比较高等的头目。”李勃说,这些人不像是在KTV娱乐,几十个人只点了一壶茶水。

  经全部民警近一天一夜的工作,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的鲁某某、张某某、陈某等28人已被三河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据介绍,这次能在KTV这样的公然场所掌握如斯多的传销头目,也要归功于目前的严打态势。以往这些人开会都选择宾馆的会议室,或者某出租房内,很难被发现。9月1日开始,三河市对所有宾馆、会议场所下发了告诉,要求对承接的会议实施备案制,这极大挤压了传销人员集中活动的场合。

  经过一个月的集中整治,西城派出所辖区追查了467人,处置42处窝点,刑拘28人。“我们打击完了,就把清洁的小区交到居委会,小区也要签确认书,由街乡和居委会负责坚固结果。”梁悦枫说,这次三河市的传销“清零”行动也尝试新办法预防传销行为反弹。首先是增强出租房屋管理,假如房子出租给传销团伙,房主将面临高额处分。其次,公安机关还设置了群众举报电话,依据市政府的政策,给予举报人员奖励,可以发动群众形成人人喊打传销的社会动员力气。

  传销受害者现身说法“反洗脑”

  记者到燕郊采访的时候,设在燕郊工商分局的传销人员驱散中心已经组织了7批次“反洗脑”教育。那些参与传销的人在专业老师的引导下,慢慢在这里“拔毒”。

  刘海军是打传办的一名反洗脑老师,他曾经也是一名传销受害者,现身说法式教育对参与传销者来说最有效。

  “你看到那个老大哥就是个传销头目,他上面还有人,一级一级的分层、分利,利是什么?就是你们交的那些所谓的互助金。”刘海军说到老大哥,申玲向院子里看了一眼。没错,那个素日里出手阔气,对大家很好的大哥现在正在燕郊工商分局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蹲着。

  “你们不能把他咋样,他说武警都不敢动他,在燕郊没人管得了他。”申玲声音扬了起来,刘海军呵呵笑了,“那你看他现在是不是跟你一样进来了?”

  “他说他老婆是国家某部的人,支持这个项目,才会有这么多人投钱,要是不支持,我们能住那么好的小区,能到你们北京来搞项目?”申玲坚决地认为,“大哥”之前跟她说的没错,国家项目,有部委支持,她甚至看到过某国家单位的红头文件。

  刘海军对这些诡辩已经习以为常,他了解这些人被洗脑之后的想法。只要找到圈套揭盖子的要害点就能一举打破,他认为,机遇来了。

  “他说他老婆是领导?会来支持你们?”刘海军带着申玲走到窗边指着“老大”身边的一个披头披发的女人说,“那女的就是他老婆,他们是一伙的,你还不清楚?”

  “他是不是说你交49800元就能参与这个互助理财项目?是不是上几天课,就有一个自称是主任的人,开个好车,来给你们打气,说你们保持一年也能像他一样成功?”刘海军接着几句反问让申玲语塞。

  刘海军介绍,在所谓的“民间互助理财”项目上,参与者被要求先期“暂存”49800元,所发生的只会是两种成果,经过4至6个月后连本带息返还51000元,抑或是经过18个月后产生“N个150万”。

  而在组织内部,则对49800元的调配有着更明白的划分。组织人员根据A到C3分为五个不同的等级,依次分得14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工资”。而对成功邀约来投资者的成员,则会有8800元的“推荐奖”。

  无独占偶,另一项在燕郊参与者众多的“1040工程”简直套用了与“民间互助理财”相同的模式。邀约者被劝告投入3800元,随后利用亲戚朋友间的人际网络、下线间不断发展的几何倍增以及组织内部的等级制度这三种门路来谋利,两到三年内可以赚到381万,而如果投资69800元,则可以赚到1040万。

  这一个多月,刘海军几乎每天都要面对这些参与传销者。他们也是受害者,但长时间被传销组织洗脑,如果不进行再教育,很难认识到传销的危害,即便遣返回老家,有些人还会再次陷入传销。

  王会学介绍,此次集中整治,一方面是从滋生泥土上下功夫,严治理、严监视,让传销者来了燕郊没有落脚点。另一方面,要尽可能地使参与传销的这些人醒悟,不让传销遗毒持续残害他们。

  “很多参与传销的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要是不论他们,仅仅遣返了之,对他们来说就惋惜了。”王会学说,为此,三河市在燕郊工商分局设立了遣散教育中心,公安将把持的参与传销人员送来,接受再教育反洗脑,他们聘任了三位反洗脑老师,给传销者进行深入的心理干涉。

  “我们天天晚上放反传销电影,实在都是真实案例给他们看。”白天跟着老师上课,讲国家打击非法传销的政策、非法传销的法律成果。王会学说,大多数人主动表现不会再上传销的当了,他们要签不再参加传销的许诺书,有的是家人来接走,有的是自行买票回家。“我们会开车送这些人到西站,看着他们进站。”据介绍,行动开端半个月,已经有7批次传销职员接收反洗脑再教导。

  也有不能接受“反洗脑”的深度“中毒者”,他们对刘海军的说教不屑一顾。刘海军说,在拯救传销人员过程中,他遇到过一个河北小伙小刘,参加的是南派传销组织,住在燕郊某楼盘里,姐夫和哥哥都来燕郊接他,但他就是不回去,认为家里人是来挡他财路,甚至和哥哥打了起来。“遇到这样的问题,无法用强迫手腕,究竟对方是一个成年人了。”刘海军说,他和小伙子独自在一起,说了30多个小时,把传销组织的分成模式讲清晰,小伙子才幡然醒悟。

  为什么是燕郊?

  为什么那么多传销组织会选定燕郊?这是刘海军给传销人员上课时常常提起的问题。

  距离北京近、实施传销活动本钱低,这是最大的两个原因。王会学说,他们了解过很多传销组织,在给新成员介绍燕郊的时候,都是说这里是北京。“到这里坐火车下车的处所往往是西站,很多外地小孩就认为本人来到了北京。”

  燕郊距离北京30多公里,物价,包含房租也还算廉价。所以在很多传销人员眼里,燕郊也被他们认为是自己的“创业”宝地。此外,北派传销多选择在村里租房,行动隐蔽,住宿、上课都在一个地方,很难被外人发现。

  据打传办一线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到村里查处的窝点前提都很差,一个出租房几十平米,能同时住20多人,没有床,所有人睡在只铺了一层地膜的水泥地上。吃的是熬白菜、土豆,上课的时候就挤在一个屋子里,坐的是空心砖垒成的一排排座位。

  此外,打击措施上的“捉襟见肘”也是燕郊传销猖狂的原因之一。据懂得,以往打击传销行为,仍是以公安机关和工商执法为主,接到举报或者报案以后,公安机关出警查处。但公安机关还要承当大批的日常社会治安工作,人员不足,很难形成连续的打击态势。

  工商依照《制止传销》条例,可以打击、处罚、遣散,但是,对于公安来讲,需要有30个传销组织人员出来指认其头目才干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进行刑拘,传销组织人员一旦被洗脑,是很难出来指认其头目标。“现在的传销组织里,一批新的参与者进来,先学的就是怎么应付执法人员,被抓了怎么说,这给我们执法带来很大麻烦。”王会学说,大部分传销组织还会设置放哨人员,有的哨岗都能放到他们打传办门口,只要打传办人员一有异动,那边电话立刻就告诉躲避执法。

  聘用百人组建“打传办”

  燕郊的传销问题由来已久,三河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视,各部门近年来也频繁实施专项打击,重创传销团伙。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5年底,三河市曾调集300名警力,对辖区内各个传销窝点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检讨。行动中,查处传销窝点55个,当场节制传销人员624名,从中胜利查获并刑事拘留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嫌疑人12名,教育遣散传销人员612名。

  2016年8月份的一次大规模打击行动中,燕郊公安、工商等联合行动控制涉嫌参与传销人员800多人。

  就在去年年底,三河市工商局、三河市公安局成立了100多人的执法小组突查传销活动,抓获涉嫌传销人员200余人。

  “重拳就像打在胶皮上,当时有个窝,过后就反弹了。”三河市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这些年,传销成了三河市,尤其是燕郊的狗皮膏药,揭都揭不完,严重影响了燕郊的形象。

  今年9月初,三河市召开了打击非法传销誓师大会。会议主席台上的标语是“三河市打击传销,争创干净三河,无传销市”誓师大会。

  “无传销市”这个概念泄漏出三河市政府此次打击传销的目标和决心,会议上,传销被定义为捣乱群众生活的“毒瘤”;损坏经济秩序的“黑手”;伤害城市形象的“伤疤”;影响大局稳定的“地雷”。

  廊坊市委常委、三河市委书记韩占山讲话时指出,廊坊市明确了9月28日前实现传销活动“清零”目标的时间要求。三河市要在9月22日前实现“清零”目标,23日至28日做好收尾工作。他强调,打击传销要实施有奖举报,激励群众参与,推进长效监督堵住回流畅道。

  据了解,由100人组成的专门打击传销行为的“打传办”于9月初组建完成,人员招聘到位,实施聘请制,由相关部门负责指导工作。他们将全天候负责燕郊地域的打击传销工作。据燕郊工商分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打传办组建将填补以前执法部门精神不够、人员不足的缺陷,巡查加定点打击的形式,更利于挤压传销行为。

  此外,在以往的举动基本上,三河市正式实行有奖举报制,对东西市区、城乡接合部等重点区域发展创立无传销镇(街道)、无传销村街(社区)活动,树立打击传销奖励机制,每半年一考察。年终,对重点区域无传销活动的镇(街道)奖励20万元,重点区域无传销活动或传销运动灭绝的村街、社区嘉奖2万元。大众举报有奖,动员社会气力参与打击防备传销。

  为了形成打击传销工作人人有责、人人担责、人人负责的局势,对在工作中推诿扯皮、消极应付,特殊是迁就放纵、未履职尽责的单位,市委、市政府将严肃追究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及相关人员的责任。对原来无传销活动,新涌现传销组织的;因工作不力,传销活动屡禁不止的,履行综治“一票否决警示”。对经过一次忠告仍整改不彻底、不到位的;一次性产生传销50人以上的,给予综治“一票否决”。

  9月28日,记者再次到燕郊,出租车司机说,严打传销以后,活少多了。一处以前时常有“南派”传销人员租住的高档楼盘三室两厅可以租到3500元一个月,现在3000元就可以租到。

  新京报记者 郭超

 
上一篇:女子到派出所向警察求助 讲完事件经过本人被拘留 下一篇:凉山州摩泸局:今年已有一万余村民组织清算沿湖及村落环境
 
友情链接:
 
首页 职能简介 综合信息 政策法规 审查信息公告 技术规定 交流论坛 办事指南 专家介绍
 
  ©  版权所有2009-2010,荆州市江汉建设工程施工图审查事务所     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鄂ICP备110150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