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五章 美丽战奴

时间:2018-07-12 盗贼军溃败的消息传到尤那亚的耳中,已经是临河大捷之后的第六天,因为他们的地理师嚮导在与莫干人的交战中丢掉了性命,使得大队人马在翠峰山脉中多绕了几个圈。
  当叶天龙奇袭任丘城,东督府的军队在临河大发神威的时候,尤那亚和他的血衣队还在山区中艰苦行军。
  没有想到下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到这样糟糕的消息,尤那亚的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
  「这个消息确实吗?那个男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军队,可以同时发动两场战役?再说,偷袭任丘城的军队是怎么躲过驻防在临河地区的盗贼军呢?」
  站在尤那亚面前的男人是青州地区「秘风」的头目纳西,说到「秘风」这个秘密组织在法斯特可是大大的有名,作为尤那亚亲手组建的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它的触角甚至于伸到了大陆各个国家,在情报圈中非常有名。
  「是的,殿下!」纳西用十分恭敬的口气说道:「我们已经得到确切的情报,现在青州地区的盗贼军已经完全被击溃了,任丘城也已经落入叶天龙的手中。」
  在向自己的主君汇报的时候,这位素有精干的好名声的男人那双眼睛不时就会斜着瞟向站在尤那亚身右的那个美丽女人。
  这倒不是说他没有见过美丽的女人,而是这个女人实在太吸引别人的视线了。
  而更为重要的事情是纳西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风月大陆上历史悠久的着名剑舞世家的家主公孙大娘,只要是一想到这个身份,纳西的心中就是一热,感到一股血气在胸口蔓延。
  什么花容月貌,美艳不可方物,这些词语用在公孙大娘的身上一点也不过分,但这些并不能让精干的情报官为之失神,让他真正难以自持的是公孙大娘现在身上的奇异装束。
  纳西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魔剑士装束,一条黑色的真皮项圈箍在公孙大娘秀气优美的脖子上,约有三指宽,上面缀着亮晶晶的珠宝,总共是七颗指头大小的明珠,均匀分布在项圈上,在黑色皮底的衬托下亮闪闪的,十分美丽。
  金色的网状紧身衣裹住了公孙大娘那玲珑剔透的健美娇躯,曲线毕露,内中峰峦起伏,雪白的肌肤耀人眼目。
  透过疏疏的网眼,可以看到覆在傲然耸立的双峰上面的是一对黑色的星状护胸,星上伸出的七角各连一条细细的带子,每一个星上面的两条和那个项圈相连,其他的则是经过巧妙的组合,紧紧贴在身上。
  一双长长的连臂手套,一直套到肩下三寸的地方,手套上面还用金线绣着魔法的图案,十分精巧别緻。
  金色的皮裤和下面同色的靴子浑然一体,紧紧贴在公孙大娘修长健美的玉腿上,显得十分乾净俐落。
  只是这双靴子不是普通的中筒款式,后面的细跟足足有三寸高,将女人原本修长的身材托得更加优美挺拔,甚至可以说有些夸张地突出了女人惊人的曲线。
  之所以说是魔剑士的装束,是因为公孙大娘的外面还披着一件曳地的披风,披风的上沿刚刚与脖子上的项圈扣在一起,显得十分自然贴切。
  就是这披风的左边胸口位置,有一个魔剑士的标誌,两把交叉的剑上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一般来说,魔剑士们都喜欢把自己的徽章绣在胸前,为的是向别人证明他的实力,只有一些执行特殊使命的魔剑士才会隐起其的痕迹。
  作为一代家主,公孙大娘居然会穿上这样的服饰,纳西在心中暗自猜测,她现在的心中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感受呢?
  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不管他这对经过多年情报工作磨练而变得锐利无比的鹰目如何细查,都无法从公孙大娘那张端庄秀丽的脸庞上看出一丝的情感来,似乎她的脸上已经刻上了平静两个字,此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纳西一边向自己的主君描述这段时间所收集的情报,一边回想着他从尤那亚身边的人中探听到关于公孙大娘的事情。
  据说尤那亚已经把公孙大娘收入房中,好像是作为他的贴身侍女,起先他还不大相信这样的事情,但现在却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
  公孙大娘为什么会接受呢?这绝对是一种莫大的屈辱,不管怎么说也不会是她的本心!
  纳西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其中的奥秘,他的心中只有深深的佩服自己的主君,居然有此等的手段,但内心深处却也有一丝的忧虑,以公孙大娘的身份,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而将这样的屈辱加在她的身上,这将在她的心中埋下深深的怨恨!
  当听到叶天龙奇袭任丘城的部队居然是从翠峰山脉过去的,尤那亚不由得呆了一下。
  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也会想出这样大胆绝妙的计谋,这样说来,在自己和翠峰山脉中的莫干人交战的时候,叶天龙他们一定从别的路翻越过去了。
  想到这里,尤那亚的心一阵愤怒,如果说莫干人的注意力不是被自己吸引了,那么叶天龙他们的军队绝对不可能不惊动这些可怕的莫干人,他们也不可能平平安安地翻越翠峰山脉的!
  因为尤那亚在想着心事,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下在报告的时候,表现出一种心神不宁的样子,倒是让纳西大饱了一番眼福。
  说来说去,最大的失误在于自己得到的那个情报,尤那亚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锐利起来,透出的无形寒流让站在面前的纳西暗中打了一个冷战,连忙收拾起他顾的心神,有些惶恐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主君发话。
  「你先退下,给我好好注意那个男人的动静!」
  尤那亚的话语出奇的平静,纳西顿时鬆了一口气,恭敬地施礼后,从尤那亚的面前火速退出。
  「公孙大娘,你的手下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啊!」
  转头望向站在一边的美丽女人,尤那亚的语气中透出一种严厉。
  「先是一个错误的神剑情报,接着居然又让那个流氓耍了一记!已经再三交代盯住他们,怎么还会连这么大的行动都不知道呢?」
  公孙大娘不假思索地回道:「殿下,这不能怪她们的。她们只负责将有价值的情报收集起来呈报上去,还是需要有人做出正确的判断。」
  「有价值??」尤那亚冷哼了一声,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情报档案摔向公孙大娘:「你自己看看,这样的情报叫有价值吗?」
  公孙大娘伸手接过飞来的档案,抗声说道:「尊敬的殿下,她们面对可是有着美女战神美称的于凤舞,即便是比她们高明百倍的人也不敢夸口能斗得过!」
  尤那亚的脸上神情随着公孙大娘的话语慢慢变化着,特别是于凤舞的名字落到他的耳中,顿时他的脸部发生轻微的扭曲。
  「住口!」尤那亚爆发性的大叫起来:「你给我住口!别再说那个女人了!!」
  公孙大娘吓了一跳,疑惑地望着眼前这个英俊男人,见到他的眼中此刻透出的是一种複杂的眼神,愤怒、失望、痛苦、还有一丝的狂暴,公孙大娘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眼神可以传出这么多的感情来。
  似乎是发现公孙大娘望向自己的眼睛中透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怜悯,尤那亚从混乱的心情中慢慢清醒过来。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脸上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静。
  「公孙大娘,你觉得身上的这一套服饰如何啊?」
  尤那亚冰冷的声音带着一种刺及骨髓的尖锐,让公孙大娘的心顿时一阵抽动。她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用力压下了心中涌起的怨恨。
  「多谢殿下的关心!」公孙大娘用一种刻板的语调回道:「我觉得穿着这个一点也不舒服!」
  尤那亚的眼中闪过讥诮的神色:「我觉得很好看啊!这才像是我身边的一个奴隶魔剑士,就像那两个神族的贱货一样,都是我的奴隶啊!!」
  公孙大娘的美目中怒色一闪而过,依然用死板的语气回道:「殿下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你们女人都是贱货啊!」尤那亚的脸上带着一种飘忽的神情:「就连神族也不例外!对你们好却毫不在意,对于真心往往是不屑一顾,自我作贱,宁愿接受无耻的男人。也许只有奴隶才是你们最好的归宿!」
  公孙大娘忍无可忍,咬着樱唇答道:「你真是一个无耻的男人!像你这样的男人怎么可以做法斯特的太子呢?」
  尤那亚这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往常的冷静,闻言微微一笑,冷声道:「多谢你的夸奖!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和那两个神族的贱货现在不就是这样的情况吗?」
  「你!……」公孙大娘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绝大的屈辱倏然涌上心头,她突然爆发性的大叫起来。
  「把李郎给我,让我离开!!」
  尤那亚一反常态的哈哈大笑起来,他盯着公孙大娘看了半天,那种怪异的眼神让盛怒中的公孙大娘开始后悔,但没有容得她转过什么样的念头,就听到尤那亚用讚赏的语气说道:「真是一代尤物啊!!这样成熟美妙的肉体怎么可以浪费了呢?」
  公孙大娘几乎要把樱唇咬出鲜血来,但气愤过后,她的心又重新跌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悲哀和无助填满了她的心怀,她知道自己是无法离开眼前这个有着天使般的面孔和恶魔心肠的男人,他对自己的身体所做的邪术,虽然使得自己得到了无比强大的能力,可以说比以前的她还要强上一倍以上,但同时自己的体内却也被埋下了一个最可怕的禁制,让自己无法离开他的身边。
  当然,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个原因的话,公孙大娘也不会甘心接受尤那亚这样的屈辱的,但尤那亚的神通的确广大,他居然找到了她的新婚夫君李郎,想到原本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饱学之士因为自己的缘故受到这样的磨难,公孙大娘真是连死也不敢去想了,她只有接受这样的命运。
  从高高在上,一呼百应的世家之主,转眼之间变成了低贱的女奴,角色的转变之快让公孙大娘根本没有多少的心理準备,这种巨大的反差带给她的影响是让她难以想像的,而尤那亚日渐加剧的羞辱也把她的身心逐步带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有时候连公孙大娘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好像是慢慢接受了目前的生态,这种心境的转变让她不禁感到无比的害怕,在自己的心中到底藏着什么样的一个自我呢?
  公孙大娘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改变其实是与尤那亚对她所用的邪术有关,这种从精神和肉体两方面改造对象的邪术乃是天下至邪至淫的蛊术,这种传自蛮荒绝域的蛊术据说就连天神也为之色变的。
  本来像公孙大娘这样一个才智超人的女人应该会想到这一点的,但这段时间里的变故实在太大,让她一时间是应接不暇,而中了这种蛊术之后,一个人的心灵力和精神力都会有所变化的,所以,公孙大娘反而怀疑起自己的真实面目来,可以说她现在已经受到这种蛊术更深层的影响了。
  「看来我还要再教你一些奴隶应该知道的礼节!」
  一边说着让公孙大娘悔恨和羞辱的话,尤那亚一边转身往后面的房间去了。没有办法的公孙大娘只好怀着乖乖地跟上去,同时心中悲哀地再次提醒自己。
  「对于我来说,以前的那个公孙大娘已经死掉了!!」
  才走了两步,从外面匆匆进来一个侍从,来人的出现让尤那亚停住了脚步,因为这是他期待的来自帝都艾司尼亚的消息,此外还有海鹰扬发来的密函。
  尤那亚接过密函,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示意这个属下先将艾司尼亚的消息向自己叙述一遍。
  这则由艾司尼亚传来的消息所说的,正是有关于法斯特帝国这次举办的「战神之光」大会的详细情况。
  整个大会已经在昨天下午闭幕,大会所有的名次也全部产生了,获得前五名的武技高手全部被法斯特的军方当场任命为千骑长,其中就有从左宰府出来的魔剑师泰斯塔,他是获得了第三名。
  「等一下,第一名不是那个白髮的佣兵吗?」听到前五名的名字,尤那亚打断了侍从的话语,颇为惊讶地说道。
  侍从微微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地说道:「参加大会的选手中是有一位白髮的佣兵,但是他并没有进入大会的前八名。获得第一名的是……是克里夫大人!」
  尤那亚的眉头微微一皱:「真的是克里夫吗?他怎么又回来了??」
  侍从恭敬地回答道:「是的,殿下。他是在大会的前一天回到艾司尼亚,陪同他回来的人中有一位非常神秘的女人。」
  「女人?」尤那亚思索了一下,但他现在手头的资料中实在翻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思忖了片刻,只好挥手让他退下。
  不过对于这种超出预料的事情,尤那亚的心中有着一丝的忧虑,原本艾琳碧丝对白髮飞虎的评价证实他心中对这个人的判断,白飞虎的实力是超过他为「战神之光」而準备的好手。
  在尤那亚的心目中有一个「战神大会」的前三名名单,第一名是白飞虎,第二名则是他派出的一个名叫拉玛的魔剑师,第三名则是吉里曼斯派出的泰斯塔。
  可是现实的情况却是克里夫突然间横插一手,先不说别的,单是他在与叶天龙对决中所受的伤居然能够这么快就恢复了,已经是很不简单了,而且看来还有一定的进步,所以才得到第一名的。
  不过第二和第三名倒是如尤那亚所想的那样排列,这也让他稍微感到一些安慰,自己的眼力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
  只是那个白飞虎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想到这一点,尤那亚就十分不解,难道说是自己和艾琳碧丝都看错了吗?
  同样的疑问,远在千里之外的艾司尼亚也有人在提,只不过发问的人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佳丽,被问的则是事件的当事人。
  「我说小白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放弃这次比赛呢?」
  被如姬突如其来的这样一问,白髮的少年轻轻甩了甩自己的头髮,含笑道:「我没有放弃啊,只不过是被别人打败了。」
  「鬼!鬼!」如姬轻巧地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无比美妙的点在白飞虎的额头上,每说一个「鬼」字,都会不轻不重地在摁一下,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匿,透出一种让人窒息的诱惑力,但却又找不出一丝的不和谐。
  「别人不知道你的鬼心眼,如姐还不知道吗?明天跟我一起去青州吧!」
  「咦……」白飞虎的眼睛直了一下:「明天就走吗?不是还有一场演出?」
  「我已经辞掉了。」如姬收回玉手,在空中随意地摆了摆:「反正吉里曼斯这个老头的面子我已经给了,现在艾司尼亚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人物,我还在这里干什么呢?」
  「青州有什么人物值得你注意吗?」白飞虎的剑眉微微一动:「难道说是哪个好色的男人吗?」
  如姬的娇美容颜上浮起了一个让人神魂颠倒的微笑,慢悠悠地说道:「你把放弃比赛的原因告诉如姐,如姐就告诉你去青州的原因。」
  白飞虎欲言欲止,半晌,他轻轻歎息了一声,道:「我答应过义父,一定要好好的经营旋风七十二骑这一支队伍,现在他们还离不开我……」
  如姬发出一阵俏生生的娇笑:「这个是你真正的理由吗?如果你做了法斯特的千骑长,还是可以好好照顾这些人的啊,哪个千骑长手下不是有一伙人马的?你很不老实啊,小白!」最后一声,她故意拉得长长的,透出一股特别的味道。
  见到白飞虎有些涨红的脸,如姬知道该是转移话题的时候了。
  「青州最近发生一件大事,很多大人物都要过去看看的。据我所知,这边的三太子已经带人赶过去了。」
  果然白飞虎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双眼直望着如姬的俏脸,哪里知道如姬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半天也没有下文,白飞虎有些发急道:「如姐,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快点告诉我吧!」
  「不说了,你跟我们一起去就可以了!」如姬长身而起,婷婷袅袅地往自己的房间行去:「快去收拾一下,明天早上就出发。」
  看着芳影消失在转角处,白飞虎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这个美艳绝世的女人有着千种的风情,如谜的身份,接触久了,那种惊人的魅力会让男人无可救药地陷进去,遇上这样的女人,到底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没有等他多想一下,远远地传来了如姬飘渺的声音。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要直接说出来,但有时候要小心啊!」
  白飞虎身躯猛的一震,这种近乎耳语的声音真的是如姬发出来的吗?这是不可能的,她怎么会有这份功力呢?他苦笑了一声,摇摇头,也站了起来,也许是自己想事情太过于专注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