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8-07-12 杜倩心照着进来的动作爬出更衣室,发现艳奴已经走开,房间里只剩下她和刘克帆两个人,心中不由一阵忐忑,不知道又有什么等待着自己。
  刘克帆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过去。
  杜倩心乖乖地爬过去,长长的铁链拖在地上发出「啷啷」的响声。
  刘克帆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慢慢爬来,欣赏她小巧坚挺的乳房在身下来回晃动,可不是天天都有这样的机会能轻鬆地欣赏一个精锐的女警赤裸着身体在自己面前母狗般地爬来爬去。
  想着面前的漂亮少女已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她对此还一无所觉更让刘克帆觉得无比兴奋,胯下的凶物再次膨胀起来,但是想着要把最好的留到最后,还是尽量地克制着胸中残虐的慾火。
  杜倩心爬到刘克帆身边,低头道:「主人,奴儿打好电话了。」
  刘克帆拉起杜倩心颈边的铁链,淫笑着道:「小女奴,累了吧?该带你去歇着了。」
  杜倩心被铁链上传来的力量带动得无奈地仰起头,「是,谢谢主人。」
  刘克帆将手中的铁链绑在座椅扶手上,站起身体道:「把你的双手背到背后。」
  杜倩心直起身体,仅用膝盖支撑着赤裸的身体,克制住想把这个恶魔打倒在地的强烈慾望,双手顺从地背到身后。
  刘克帆绕到杜倩心的背后,半蹲下身体,攥住杜倩心细长的手腕。
  双膝跪在地上,颈间被套着项圈牢牢地拴在扶手上,双手被背后的男人紧紧攥住,这一刻的杜倩心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和羞辱,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命运再不受自己的左右。
  刘克帆抓住杜倩心的手腕用力向上提,直到她发出疼痛的闷哼声才停下来,用一根红色的细绳牢牢地绑住她的手腕,然后再缠绕着手臂向下直到她的肘弯,用力收紧绳索,让她的双肘并到一起,最后打了个牢牢的结。
  虽然受过严格的格斗训练,但是这样残酷的捆绑杜倩心还是第一次承受,感觉自己的双臂已经被拉得超出极限,连肩膀也被拉得向后扭。
  杜倩心知道这样的姿势没有任何人能够长时间的承受,对未经训练的普通人即使是短时间也可能导致脱臼甚至骨折造成永久性的残疾。
  「不……不要……好疼。」杜倩心扭动着身体,轻声地哀求着。
  虽然不愿如此地对这恶魔屈服,却知道这是自己目前身份唯一正确的反应。
  「烦死了!」刘克帆不耐烦地说着,拿出一颗红色的禁制球塞入杜倩心的嘴巴,拉着两边的皮索牢牢地扣在她的脑后。
  杜倩心想要用舌头把那满带着塑胶味的圆型物体顶出嘴巴,却哪里能够,只觉得嘴巴被塞得满满的,几乎已能感觉到自己的口水止不住地顺着球体中间的圆孔流出,只能发出含糊的嗯声。
  刘克帆满意地退后两步欣赏自己的作品,一丝不挂的美丽少女屈辱地跪在地上,双手被笔直地绑在背后,雪白的背上布满了红色的鞭痕,脖子上带着黑色的项圈,银白色的铁链拴在旁边的椅子上,嘴巴里被红色的禁止球塞得慢慢的,透明的口水顺着嘴角慢慢滑落,眼睛中满含着痛苦和屈辱的泪水。
  刘克帆解下旁边的锁链,踢踢她的屁股,命令道:「站起来。」
  杜倩心努力立起身体,但是绑到背后的双手无法帮忙,光靠早跪麻了的双腿即使是杜倩心这样强健的女人也无法顺利地站起。看着面前赤裸的女体努力不断嗯唔地哀鸣着用力挣扎,却始终无法站立起来。
  刘克帆调笑道:「怎么这么没用啊,还是我来助你两指之力吧。」
  刘克帆笑着一手插入杜倩心的股间。
  还在纳闷着这恶魔所说的两指之力是什么意思,杜倩心突然感觉到男人的大手从背后插入自己的股间,紧接着两根手指分别顶上了自己的蜜穴和菊穴的入口。
  乾涩的入口虽然拚命阻止却始终无法抵挡手指的进入,剧烈的刺痛和深刻的羞辱彷彿给杜倩心带来了巨大的力量,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
  可惜的是刘克帆的手指也跟随着她一起向上,杜倩心反射性地向上躲闪,直到高高地踮起双脚,男人的手指却仍然深深地停留在她的体内。
  杜倩心知道自己踮起的双脚支撑不了多久,但当她想要放下脚跟的时候却惊恐地发现每当自己往下一点,停留在那里的手指便相应地深入一点,倒像是自己自动坐上去一样。
  刘克帆淫笑地看着赤裸的女体在自己掌上颤抖着,每当杜倩心支持不住稍稍放下脚,身体就会压下到自己手指上,让自己的手指进入她体内更深的部分,而强烈的刺激又会让她触电似地哀鸣着再次努力踮起脚,然后无奈地等待着下一个循环的来临。
  每经过一个循环,手指都更深地进入女人的体内。刘克帆心中暗暗吃惊,经过自己和艳奴那么长时间的淫虐,这小姑娘居然还能坚持那么久。
  杜倩心的淫液缓缓渗出,更方便刘克帆手指的进入。终于,杜倩心哀鸣着松下身体,放弃一切无望的挣扎任由两根手指无耻地进入自己的最深处。
  两根手指完全没入女人的体内,在那里肆意地旋回搅动,另一手紧紧搂住赤裸的女体,感受她发自灵魂的颤抖。刘克帆在杜倩心的耳边轻轻地道:「没我的帮忙,你可怎么也爬不起来吧?」杜倩心全部的注意力彷彿都被吸引到了股间,毫不在意他的挑逗。
  刘克帆最后大力地搅动了一周,拔出手指拿到杜倩心的面前,食指上沾满了白色的淫液闪闪地放射着光芒,中指上则沾着可疑的黄色斑点。
  刘克帆的手指在杜倩心眼前来迴旋转着,彷彿要让她看清楚手指的每个角落,「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髒啊?真该让你舔乾净。」杜倩心看着眼前的手指,脸红得要流出血来,第一次庆幸自己的嘴巴被塞上了禁止球。
  刘克帆眼睛转了转,一手按住杜倩心的脑袋,另一手将手指上的污物抹到她的脸上。
  动弹不得的脑袋无奈地看着手指在自己脸蛋上来回擦拭,将黄色白色的污迹全部擦到自己的脸颊上,心中充满羞辱和噁心感觉的杜倩心只有闭上眼睛,祈求自己的磨难快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