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章

时间:2018-07-10 「好了!拍够了吧?现在用摄影机录下来就好了!要开始办正事了!」
  袁爷的提醒,使这一段的羞辱暂告停止。泉仔收走了相机,在四个角落各架上一架V8,受尽屈辱的小依情绪激动的缩着身子、无法抑制的啜泣着。
  袁爷踢了踢桌脚,大声的斥喝道:「不要再给老子装死了!像开始那样把腿张开、用手抓好!」
  小依哽咽的乞求:「刚刚……人家已经作给你们看了……饶了我吧……」
  袁爷粗暴的将她的脸转过来,恶狠狠的说:「刚才只是让大家先热热身!重头戏现在才开始呢!不听话的话,我就修理你的男人。知道吗?」
  孤立无援的小依身处在这群恶狼中根本没有抗拒的能力,只好再一次忍着几近晕眩的羞辱,顺从的握着自己的脚踝、在他们贪淫的注视下张开两腿。
  「很好!再张大一点。」袁爷半蹲在她张开的双腿中央,仔细的看着。
  「呜……」小依痛苦的闭上眼咬着下唇,把腿张的更大。原本就美的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真美!」泉仔讚歎着,一只手从她紧致的腹部抚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带,那里的耻毛又光滑又柔顺。
  「哼……」小依羞得使不出力,一条腿从手中脱落。
  「握好!」袁爷帮她把脚抬起来,命她重新握住。
  泉仔的手已侵犯到濡滑的溪谷,手指正沿裂缝边缘玩弄稀稀的耻毛。
  「嗯……哼……」难堪的搔痒使赤裸裸的股缝不安份的动着。
  「这么湿呀!有些毛都跑到洞洞里面去了,我帮你整理一下吧?」泉仔问小依。小依紧闭着眼,咬着嘴唇默默的点了点头。
  泉仔看到小依竟点头答应让自己整理她的私处,兴奋的一颗心要跳出来,这可比自己强来要具有挑逗乐趣多了,而且小依的身体起伏的愈来愈急促,虽然还矜持忍着不出声,但已开始咿咿嗯嗯的喘息,脸颊泛起了可爱的红晕。
  「先从哪里来好呢?嘿嘿。」
  泉仔兴奋的有点不知所措,先用两根手指压住肉缝两侧柔软的耻丘,使肉缝向两边翻开吐出红黏的果肉,然后试着扯一扯长在靠近阴户组织边的一些耻毛,有些耻毛的毛根已牵扯到敏感的平滑肌,阿泉用力捏住着落在最里面的一根慢慢的拔掉。
  「哼嗯……」小依的股沟用力的缩紧起来:「好痒……不要……」
  她辛苦的喘着气望着泉仔,那感觉有点像硬生生扯下鼻毛,只是拉断鼻毛会想打喷嚏和流鼻水,而拉断那里的毛,却使得穴水泌出来,原本就湿滑不堪的阴户现在更是狼藉!
  泉仔光看她的反应就亢奋不已,却还故作心疼的说:「好老婆,忍耐一下,有点痒有点痛,可是整理好后很漂亮,整理好我会好好奖励你哦……」
  小依咬着唇闭上眼睛,泉仔开始用长长的指甲从黏湿的穴肉上捏起沾在上面的耻毛,但这些毛沾在湿滑的黏膜上并不好拿起来,必需用指甲深深掐入才可能夹住,有些夹在複杂唇沟间的更是难取。
  泉仔一根根的将它们捏出来拔掉,敏感的黏膜被尖锐的指甲一再的刺激,令她腰臀不安份的扭颤,两条腿变换出各种让人赏心悦目的姿势。有一根深陷入阴户内的断落耻毛,泉仔试了好几次都捏不起来,指甲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充血的黏膜,从阴道深处不断挤出蜜汁,到后来小依被挑逗得张着小嘴直喘息,终于再也忍不住哀吟出来:「哼……人家……受不了了。」
  她无法再抓住自己脚踝,而改抱着大腿不停的蠕动身体,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汗汁。
  此时山狗一把推开泉仔,道:「我也受不了了,把腿张好!」.
  小依努力的打开腿根,山狗俯下身吐出肥舌,用宽大的舌面「啾…」的狠狠舔了小依整片展开的股沟,舌面舔扫过凸起的肛门、敏感会阴部,再盖过滚烫的要溶化的湿穴、最后舌尖顶住勃起的阴蒂用力的压揉,小依美丽的胴体产生强烈的冷颤。
  「啊……」酥麻电流传遍了身体,简直连骨头都要融掉了!
  山狗抬起头来,整片舌头都是黏稠的蜜汁,像黏胶一样一直滴下来。吞进这些腥滑的液体后,山狗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道:「先仔细来看看你的小穴穴长什么样子吧!等一下弄到你舒服的地方要告诉我哦!知道吗?」
  小依难受的闭上眼睛,山狗再度用手指拉开红黏不堪的肉缝,让複杂的肉片像花一样的展开来,然后挑开包覆着阴蒂肉芽的嫩皮。
  「哼嗯……」小依全身肌肉紧绷,心头狂乱的跳着。「那里好痒,真希望他帮我……揉揉或……吸一吸……」
  山狗没有辜负小依的期望,他用指甲尖小心的挑起黏嫩的肉芽。
  「嗯……」小依颤声的歎息。
  山狗如获至宝的把可爱的肉芽夹在两片指甲间搓来揉去,阴核一下子就充血变成紫红色。
  「啊阿……哼嗯……」小依用力地抱住自己两边大腿,脚掌弯曲成诱人的弧形,脚趾头互相夹在一起。
  「……头好……晕,不行了……唔!这是哪里?……好麻……快……谁都可以……和我作爱……」小依淫乱的想着。
  山狗边搓弄她的阴核,边整个人凑近她的脸,轻轻的问道:「这里舒不舒服啊?」指甲加重力道的搓揉。
  小依痛苦而断断续续的喘息喊着:「啊……舒服,人家……好痒,救……救我……」
  山狗淫笑着说:「我会救你的,把你的腿张好哦!」
  小依喘不过气来似的「嗯…」颤抖地点头表示顺从,用尽仅剩的一点力气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腿更使劲的打开腿缝,刚刚对玉彬的承诺早已被排山倒海的肉慾所淹没。
  阴核变大而有弹性,山狗知道时机已成熟,改以整只手掌轻轻的抠抚湿滑的肉沟。小依起先「嗯嗯哦哦」的抬着屁股迎合,山狗手指一滑,「滋!」一声清脆水响,中指一半塞入滚热多汁的小穴内。
  「啊……」小依激烈的挺腰哀吟,强烈的快感快速的麻痺敏感的身体,手再也无力抓住自己大腿。
  山狗停下动作辱骂:「臭婊子!你是听不懂吗?叫你把腿张好让老子我搞个痛快!你还故意放下来,叫我怎么搞你!」
  小依激动哀喘的求着山狗:「人家……没有力了……那里好麻……把我绑起来吧……我会听话的。」
  袁爷淫笑的说:「想被绑起来搞?嘿!没那么简单,可以被绑起来搞的女人是有羞耻心的。像你这种淫蕩的女人,要自己张大腿把肉缝剥得开开的,才有人愿意搞你。懂吗!」
  此刻小依早失去自尊和廉耻,她吃力的握住自己的脚踝,再度向两边分开双腿。腿根一开后,阴户被塞拔的快感又冲向脑门,手指一吋一吋的没入紧滑的阴道内,不断有黏汁被挤出来。
  「呜……呜……」小依无意识的呻吟着,脚心已开始抽筋,指甲用力的掐住自己脚踝肌肤。
  山狗是一个身高超过190公分,重达100公斤的纯种黑人,光是他插入小依阴道的中指就比玉彬的小鸡鸡勃起时还粗,而且指节肿大,长度也超出十英吋。小依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长的东西插过穴穴,原本碰到阴道较深的地方还很舒服,但现在手指已经快通过子宫口了,还在不断进入,疼痛已开始产生。小依痛苦的摇着头,无法连贯的哀喊:
  「不……不行了……不可以再进去……会痛……」
  但山狗并不理她的哭求,手指一直捣入子宫。
  「呜……」小依发出让人心疼万分的长长哀号,但山狗的手指还再前进。
  「……会死掉……那里就好了……不可以再进去了……」
  小依快要不能呼吸,紧绷的身体正冒出冷汗。而山狗觉得手指被多汁的黏膜紧紧的缠绕吸吮,阴道正自卫性的扭屈收缩,意识快陷入昏迷的小依痛苦的抽搐却无法动弹,深怕一动就会将弄坏自己体内的生殖器。
  山狗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了,他扶高小依的头问道:「好老婆,你的穴穴好烫,里面湿得很呢!」
  小依半哭泣的「嗯。」胡乱回应着。
  山狗又问:「你猜我的手指现在插到了哪个地方?」
  「……子……子宫!」她颤抖娇泣断断续续的回应着。
  山狗说:「是吗?我来看看。」说完,手指竟残忍的抠挖起子宫壁上肥厚的黏膜。
  「呜……不行……你在作什么……不可以那样……求求你……呜……」从没被碰触到的地方第一次就被粗暴的抠弄,剧烈的疼痛使小依凄惨的哀号。
  山狗淫笑着捧起小依爬泪水的俏脸,说道:「好可怜哦!老公我好心疼呢!子宫被这样弄,不知道以后还生不生得出孩子来呢?」
  小依一听,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不……不行!停下来……你会把我弄坏……」她使尽尽剩的体力拚命哀求山狗。
  袁爷淫笑的看着凄美欲绝的小依,故意对着被吊在一边的玉彬说:「真是可怜呢!为了一个没用的男人,宁愿自己拉开大腿让别的男人糟踏。这么爱老公的女人,我们应该好好的给她幸福。嘿嘿……」
  无法出声和动作的玉彬,一直愤怒的看着妻子被他们胡乱蹂躏的过程,但他除了抽搐之外根本无能为力。
  看小依垂死挣扎的游戏尽兴后,山狗终于肯慢慢的抽出手指,但由于手指实在太粗大,因此当一吋一吋的往外抽出时,小依感觉阴道里的黏膜都要跟着出来了。
  「哼……不行……人家的阴道……会掉出来……」小依又再哀吟起来,但是山狗故意慢慢拉出湿淋林的手指。
  「呀……」阴道里的空气好像在被往外抽离,里面的黏膜在痉挛着,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来……
  等到整根手指离开后,她已满身汗汁瘫软在桌上,两条美腿随便的搁着,连合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张大一点!」山狗推开她两边大腿。
  被男人注视着的肉洞,最后流下一泡混着血丝的黏汁。小依以为可以稍微喘口气,可悲的是此时尿意又在膀胱内急涨。「尿好急……快出来了……不……不行……快忍不住了……」
  小依痛苦的想着忍耐,但是被粗暴捣弄过后,膀胱的随意肌好像失去弹性,她下意识的夹起双腿弯起来,滚热的尿水却已从大腿根的缝隙泊泊的流到桌面,山狗急忙抓住她的腿弯,将她大腿朝两边推开。
  「不……不要看……」小依无助哀羞的挣动,但结果仍然是被压在桌上。
  小小的尿孔在湿红的黏膜上张开释出尿来,玉彬眼睁睁的看着小依竟在那么多人面前尿出来,气得不停抽动。
  袁爷看见了忙说:「喂!你们把她弄到失禁,人家的老公有话要说了。」
  泉仔稍微鬆除玉彬颈子上的绳子,积怒已久的玉彬能发出声音后,一股脑将心中的愤怒对小依发洩出来:
  「不准再尿了!听到没有?不要脸的女人!你一定要这样尿给人家看吗?忍一下都不行!……」
  小依听到玉彬的责备,一颗芳心有如刀割:「连你都以为我很淫蕩,我还能怎样呢……」
  或许是阴户受到太大的蹂躏,原本已剩几滴尿掉出来而已,突然又兴起另一阵尿意。小依产生了自弃的念头,噙着泪颤声对抓住她大腿的山狗说:「放……放开我,我自己会打开。」
  山狗以为自己听错,但小依已自己伸手勾住腿弯,山狗一鬆手,她果真把自己两条腿像青蛙一样张着。小依不再忍耐了,任由另一泡热尿淅沥沥的洒出来。
  「看吧!看仔细一点!这是我失禁的样子!让你们都看个够……这样你们兴奋了吗?……」
  小依把脸转过去哀伤的想着,强迫自己保持张开腿的姿势,直到最后一滴尿液从肉洞中滴出来为止。而玉彬从歇斯底里的吼叫,一直到无力的看着妻子在众人眼前尿完。
  当场的男人们看到小依的演出,早已亢奋不已,阿宏抢着尝鲜,双手推高小依的大腿、像狗一样猛舔硷硷腥腥的黏滑肉沟。刚尿完的阴户又湿又滑,被舔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美妙。
  小依「哼……啊……」放声娇吟,美丽的胴体兴奋的轻颤着。阿宏看到小依的反应不恶,就进一步的吸住肉洞、舌头伸进里面搅弄。
  「哼嗯……」小依连腰都忍不住挺起来。一种昏眩的快感散布全身,黏黏的肉洞又涌出一泡滑稠的淫汁,挑逗异性的气味在阿宏的嘴中散开来。
  山狗看到阿宏正享用着小依肥美多汁的小穴,心里有点儿醋意,忍不住道:「喂,我还没搞完她呢!」
  山狗比阿宏资深,阿宏不甘愿的让出小依双腿中间的位置,绕到前面去抚握她的乳房。山狗赶走阿宏后,又用他的巨掌轻轻的抚着美丽的裂缝,粗糙的掌心感到滑嫩的黏膜在激烈的蠕动。
  小依轻轻的闭着眼睛不停的喘气,想到刚才被山狗用手指插到子宫的感觉,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她心想:「唔!是不是又要折磨我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比刚才更激烈?我的身体好热……」
  山狗凑进小依晕烫的脸颊,浓浊的呼吸吹在她水嫩的肌肤上,近看小依的脸蛋不只五官美丽动人,而且吹气如兰、肤白透粉,尤其那对诱人的唇更是让男人受不了。
  山狗兴奋得连说话都有点口吃:「我的……小小美人!想不想……亲嘴啊?我用手……边搞你的小穴穴,你边和我亲嘴……怎样?保证让你升天哦!」
  秀髮都被弄乱的小依闭上眼,「嗯。」地轻点了点头,答应山狗对她无耻的要求。此刻她的芳心一团混乱:「反正……我说不要,你们还是会折磨我到跟你亲嘴为止,要亲就亲吧!反正……反正都被玷污了。」
  山狗没想到小依会答应,兴奋得全身肌肉都在颤抖,肥厚的双唇猴急的压在小依柔软的小嘴上蠕动。
  「唔……唔……」小依被他粗鲁的动作压得喘不过气,两手死命的推他。
  山狗鬆开她的嘴,恼羞成怒的道:「干!你不是想亲嘴吗?还装什么!」
  髮丝凌乱的小依娇喘不止:「温柔……一点……」
  说完就羞涩的闭上眼睛,朱唇轻启把粉红濡湿的嫩舌伸出来。山狗这才发觉自己太粗暴,于是轻轻的将那条可口多汁的嫩舌含进嘴中,同时手指也慢慢的挖入她双腿间滑润的溪沟。
  「嘤嗯……」舌头被吸住的小依撒娇似的闷吟一声,身体激动的颤抖起来。
  山狗渐渐的掌握到挑逗她身体的绝窍,他慢慢加力的吸吮小依的嫩舌,有力的手指在下面「啾吱啾吱」的挖着湿漉漉的穴缝。小依的眉头辛苦的皱起来,鼻孔喷出来的气体急促而滚烫。
  玉彬眼睁睁的看着妻子竟和别的男人公然在自己面前亲嘴搞穴,愤怒的想吼叫,但才说一个「你……」字,脖子又一紧无法出声。原来袁爷怕他乱了小依此刻自虐的心情,赶紧拉起绳子勒住他脖子防他乱场。
  温柔的吸吮和抚弄下,山狗和小依两人的情绪愈来愈激动,小依柔顺的让山狗扶起上半身,纤细的腰肢躺在山狗的臂弯中、胴体展现动人的弧度。
  「唔……」
  山狗进一步用舌头顶开她轻巧的齿床,湿黏的舌头滑进小依滚烫的小嘴内,同时手指也加快速度的挖弄她的嫩穴。
  「唔……」
  山狗的舌头又厚又大,几乎要将小依的嘴塞满了,带着浓浊菸味和口臭的唾液直涌进她的口腔,小依的身体早被快感所麻痺,两条失控的舌在彼此口中交缠追逐,「唔……唔……啾……啾……」无耻的热吮起来。小依雪白的胳臂勾住山狗强壮的脖子,整个人送上去让山狗狂吮她香甜的嘴。
  「唔……手……再用力……深一点……啾……」
  在交吮中仍甜蜜而辛苦的娇哼,要求山狗更激烈的挖她的湿穴,含羞带浪的神情和轻轻颤抖的胴体,引发了山狗强大的兽慾。
  「让你爽死!小骚货。」他兴奋的叫着,使力搂紧小依的纤腰,用两根手指猛挖她的阴道。
  「啊……」小依欢愉和痛苦交杂的猛扬起头,一屡银白的唾液从她小嘴中牵黏上来,水丝的另一头则还黏在山狗的大舌头上,山狗猛烈的再吸住她的唇舌疯狂的需索。
  「唔……唔……」小依两条腿紧紧的夹住他肥硕的身体。
  「这样好不好?舒服吗?」山狗强壮的臂膀快速的浮动着肌肉。
  因为手指正猛烈的抠挖充血的肉缝,新鲜的穴水从指缝间不停的洒出来。
  「啊……人家……快受不了了……」小依销魂的哀叫。一条胳臂从山狗的脖子上掉下来,只剩一条还勾着,身体像断线风筝似吊在山狗的怀中,山狗趁机低头啄住她乳峰上的樱桃。
  「啊……好坏……」小依激情的娇喊着,乳尖传来麻庳的快感,山狗用牙齿咬着乳头往上拉扯。
  「呀……」小依甩乱了长髮,两只脚ㄚ勾在山狗结实黑亮的屁股上,脚趾头用力的弯屈!
  山狗简直要把娇嫩的乳根给咬断了,但小依却喜欢他用力咬,这样酥麻的感觉就更强烈,澎湃的快感开始从阴道深处酝酿开来。
  「要……要……来了……唔……快点……再快一点……啊……」
  她双臂再度紧紧搂住山狗,红烫的脸颊贴着他的脸庞不停的哀喘呻吟。山狗满身大汗的猛动手指,毫无规律和疼惜,一点也不管小依娇嫩的阴道黏膜是否会破皮的左戳右抠。但这种残暴的蹂躏却让小依亢奋得无法快窒息,下体的快感愈来愈强烈。
  「唔唔唔唔唔……」一股被抽离的快感澎湃汹涌的从子宫深处爆裂开来。
  「讨厌……人家不行了……出来……了……」
  雪白的胴体猛然往后仰成性感的弧度,长髮也动人的甩开。山狗趁机往更深的地方挖入,牙齿仍咬着乳头左右磨动。
  「啊……」小依的臀肉被指节撞击得「啪啪」作响,整个人像被电殛似的扭颤,哀喘不成声的喊着:
  「……抱……抱我……抱紧我……小依要……要丢了……你弄的人家……好辛苦……抱紧我……」
  山狗亢奋莫名,一把搂住小依的柳腰,小依双臂紧紧攀住山狗雄厚的背膀。
  「抱你起来……让大家看你要丢……的样子……」山狗喘嘘嘘的对她说。
  「嗯……嗯……」小依根本听不进他说些什么,山狗嘿咻一声,就抱着她站起来。
  「啊……」
  两个人的身体都裹满汗汁,山狗只用一只手搂着小依的腰,一只手仍然在挖弄她嫩穴。小依虽然双臂努力的抱着山狗的颈子,但仍不免一直要往下滑。
  「抱紧我……」小依激喘的对山狗说,两条玉腿主动的缠住他的腰。
  「这样好吗……」山狗使尽全力的冲刺他的手指。
  「啊……」小依紧缠着山狗的身体扭颤,丰满的乳房和毛茸茸的胸膛挤在一起,敏感的乳头相互磨擦,助长了爆发出来的高潮。
  「呜……来了……啊……」小依的指甲完全陷入山狗的肥肉中,两条玉腿勾不住山狗的身体而不停地磨蹬。
  山狗也快抱不住她了,忙转身将她压倒在桌上,推开她两边大腿,用嘴去吸出里面兴奋的淫汁。
  「哼……」小依娇羞又极度满足的叫着。
  此时阿宏和泉仔一人一边的拉高小依的胳臂压在桌上,然后低下头去啄起那两粒缀在圆润乳房上不停晃动的乳蕾。
  「呜……你们……好坏。」
  狂乱的快感摧残着她的大脑,小依感到身体都麻掉了,山狗的的唇舌彷彿已经和自己的阴户融化在一起,一柱柱的黏腥的淫汁不断的涌入他的口中,山狗都吞了下去……
  「哼嗯……」高潮过后,小依像死了般的瘫在桌上残喘,两条腿软绵绵的向两边打开,全身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
  但是对这些男人而言,姦淫根本还没开始。山狗马上又扶起她虚脱的身子,从背后轻轻将她抱住,湿热的胸膛贴上小依光滑全裸的背部,美人滑嫩的肌肤触感和来自娇躯的颤动,让山狗心脏亢奋的猛跳。
  「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这妞的身体真是太好了!」
  山狗像抱住珍贵的宝贝般,两只大手在小依身上乱抚,接着粗壮手臂从小依腋下穿过,发抖的手掌沿着饱满的乳峰周围开始轻抚,另一手搂住让男人癡狂的柳腰,慢慢用力的把小依柔软的身体拥紧。
  「嘤……」小依发出一声娇喘,整个人被抱得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令她感到被强迫佔有的刺激。
  「真好……」山狗激动的在小依耳边呢喃,嘴唇轻吻着白皙性感的粉颈。
  「哼……」小依的身体又开始娇怯的颤抖起来。
  山狗只穿一件小三角内裤,小依则是赤裸裸一丝不挂,两条胴体夹着又热又腻的汗汁紧紧搂抱在一起的感觉,似乎更加的煽情和挑逗。山狗原本还很温柔的抚着她的乳房,渐渐的愈来愈用力,二团白嫩的肉球在山狗黑厚的手掌中被捏挤着,变成各种可怜诱人的形状。
  「呜……」小依的身子又开始渗汗。
  乳房被揉得好舒服,山狗有时用力地把整团乳肉捏得向前绷胀,然后又用手指去挑逗高高立起的乳头,那种强烈的快感让小依不知不觉得又流出淫水。
  「这样舒不舒服呢?」山狗像挤牛奶一样,一直挤压柔软挺立的乳峰。
  「好……好麻……」小依颤抖的呻吟着。
  「嘤……」突然见她俏脸一红,娇艳的乳头竟洴射出白白的乳汁。
  「这妞……有奶水呢……」山狗和那群男人简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我要吸!」泉仔扑到小依身前,伸出舌头猛舔被奶水滋润过的乳头。
  「嘤……讨厌!不要……」小依害羞的直挣扎,但是山狗把她抱的紧紧的。
  原来小依生产早过了三个月,没有哺乳的她已不再泌奶。没想到今天被他们残虐不断的挑逗和姦淫,竟使得体内产生生理变化,乳水再度充满整粒乳室。
  「不是用舔的!要用吸的才过瘾!」袁爷竟也趴过来佔了另一粒乳房,张嘴就含住乳头吸吮起来。
  「哼……」
  乳水被吸走的感觉相当酥麻,但是小依仍然极为羞赧,这奶水应该是餵她的小宝宝,现在竟然被一个年纪足以当她爸爸的男人在吸吮。
  「不要了……」她忍不住用手去推吸着她两边乳头的男人,但是双腕马上被有力的手扣住拉开,她只能任由奶子被吸吮。
  「唔……好甜……啾……的奶水……这妞实在……唔……太正点了。」阿泉边吸边说。
  「换我了!」王叔早已忍不住,一直拉着阿泉,阿泉不甘愿的狠狠吸了两口才离开,王叔马上一头埋进乳肉中咬着乳头用力吸起来。
  「啊……轻一点……会痛……」小依被咬的全身抽颤,羞得泪珠直垂。
  这些人轮翻上阵的来吸奶,两团乳房濡满了乳汁和男人湿黏的口水,奶水似乎愈吸愈多,等到他们都吸足了,两粒乳头已是又红又肿,几乎快滴血似的。
  「好可怜,乳头都肿起来了!」袁爷抚着小依的乳房说着。
  「你们……好讨厌……呜……」小依痛不欲生的哭着。
  泉仔指着王叔说:「都是你!刚才吸的那么用力!你看,把人家弄哭了!」
  麦可拿了一罐冷霜过来道:「还好,我準备了好东西,这是美国高科技美容产品,每次搞完后涂在她的奶子上,乳房就会愈来愈坚挺有弹性、而且乳头和乳晕的形状和颜色也会更美。这样不论我们怎么粗暴的蹂躏她,都不怕她乳房会下垂了!嘿嘿……」
  袁爷大喜道:「真有你的!赶快拿来用吧。」
  于是麦可将冷霜涂在手上抹匀,沿着小依乳房边缘慢慢往内按摩,冷霜所带来的舒服感觉让小依闭上眼轻轻的喘气。这冷霜果然是圣品,按摩了十分钟后,乳房变得更紧致丰挺、乳头饱满而晕红的翘着,但是乳汁却还在渗出,沿着圆润的下胸线一直染湿到肚脐。
  「奶水这样一直流好可惜哦!」王叔捨不得的念着。
  「用这个把乳头绑起来好了。」泉仔拿了一团细棉线过来。
  「不要!」小依想到自己连乳头都要被他们扎起来,好像他们养的动物一样忍不住就叫出声。
  但是这一切根本不是她能决定的,手被抓住后,乳房从根部被握紧,泉仔拉紧一条绵线,恶虐的磨擦那娇嫩的乳头根部。
  「不……住手……哼……」小依辛苦的颤抖,绵绳锯得娇嫩的乳头产生麻痒和疼痛。
  「绑紧一点!别让奶水浪费掉。」王叔念念不忘的提醒泉仔。
  「知道啦!」泉仔回应着,绵线开始缠着乳头绕圈。
  「唔……」小依咬着唇痛苦的忍耐。最后用力打个结、乳头根部被绵线绞紧的剎那,小依哀哼一声,连脚趾都忍不住紧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