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突生意外

时间:2018-06-13 再过三天就是婚礼大典的好日子了,负责大典安全事务的东督府上下是忙成一团,所有可以动用的人手全部被派上了用场,每天有关的情报讯息有如潮水般涌进东督府的大堂,参军大人石义信充分发挥了其惊人的速度,大量繁琐的事务在他手中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被处理好。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忙碌之中,身为东督副将的庆计却是以身体不舒服为由不见蹤迹了,叶天龙经过查实才知道原来庆计在为绾贞的事情向他表示不满。
  「明明说好了不能强迫的手段,你却用上了更为恶劣的胁迫!」
  面对叶天龙的询问,庆计毫不留情地谴责起来。
  「你别忘记了,这可是绾贞她自己愿意的,又不是我逼迫她的。」
  「哼,那样的情况下,她有别的选择吗?利用手中的权力胁迫一位小姐就範,这简直是男人的耻辱!」
  即便是叶天龙请出了绾贞自己来解释,庆计还是以先入为主的想法断定绾贞是受到叶天龙的要挟,迫使她不得不这样做这样的表态的。
  东督府的主将和副将发生这样的冲突,别的将领也不好插嘴多说,最有份量的参军大人则是埋头工作,根本不想理会这种意气之争。
  最后两个人是不欢而散,庆计气呼呼地离开了,叶天龙冲着他的背影气沖沖地大叫道:「岂有此理,居然不相信我的话。现在连绾贞自己都承认了,你却不肯认输!」
  风声落到外面那些有心人的耳朵里,他们不禁暗中鼓掌叫好,而自认有实力参与权力角逐的人士甚至于在背地里开始向庆计摇起橄榄枝,想要把这位实力雄厚的东督副将拉入自己的阵营中。
  于凤舞有些担心的对叶天龙说道:「天龙,不管怎么说,像庆计这样的人被别人拉过去了,可是你的一大损失,你还是注意一点吧。」
  叶天龙却是气呼呼地说道:「我管它这么多,那个家伙如果不相信我的话,留在东督府也不会有什么益处的,想走就让他走好了!」
  一旁的绾贞黯然说道:「都是我的错。因为我的缘故,才让事情变成这样的,不如让我去和庆计公子再谈谈?」
  叶天龙早已摆手道:「你不要这么想,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只要开开心心的,我就非常高兴。」见到绾贞还是内疚的模样,叶天龙灵机一动,拉起了她的小手道:「我早就想吃你做的好菜了,如今终于可以愿望得偿!你今天準备为我做什么啊?」
  听到这个,绾贞高兴地站起来,道:「好,我现在去準备一下!」
  望着绾贞离去的身影,晨月轻笑道:「夫君对她倒是真的很用心,只是她好像距离夫君对美女的标準还差了一段距离。」
  叶天龙忍不住伸手在晨月那腻滑如脂的粉颊上轻抚了一把,笑道:「怎么啦,你吃醋了吗?」晨月妩媚的横了他一眼,娇嗔道:「是又怎么样啊?」
  叶天龙含笑道:「乖乖,那就让我来好好疼你吧,也让她们看得眼红吃醋。」见他的手不老实起来,晨月吓得脸红红的连忙逃开了,众女不禁笑成一团。
  叶天龙望了望于凤舞,突然说道:「她和你们都不一样,她原本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可惜她的身份会让她无法真正过上平凡的生活。我只想在可能的情况下,让她远离烦恼,可以快乐的生活。」
  众女顿时一阵默然,片刻之后,柳琴儿感到气氛有些闷,突然笑道:「夫君大人难道还不是因为贪恋她的手艺,才把她弄上手的吗?」
  叶天龙嘿嘿一笑,道:「这就是公私兼顾,我这样做不是大家都有好处吗?」众女的笑骂声顿起,气氛又变得轻鬆热闹起来。
  紧张忙碌的日子过去了两天,一切都是十分平静,然而叶天龙却不喜欢这样的局势,鲁图先传来的情报更是让他提高警惕。此次婚礼大典的男主角二太子文冶达的手下活动十分频繁,举动有些反常。
  晨月的情报网也传来了同样的消息,因为她的商业触角伸到艾司尼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通过仔细的暗查,发现与文冶达有关的那些有力人士居然没有表现出应有喜庆气氛。
  第二天的下午,一个紧急的情报经过晨月的整理传到了叶天龙的手中,有一笔数目庞大的金钱在这段时间从文冶达方面转了出去。
  「这一笔钱居然会流到了尤那亚的手中!?」叶天龙不敢相信地望着晨月,「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之间会有什么交易?」
  晨月十分肯定地说道:「显然文冶达是不知道这钱最后会流到尤那亚的帐下,因为中间经过了好几次的转移,他们的手法非常巧妙,可惜瞒不过我!」说到这里她傲然一笑,「就连法斯特的军饷都是经过我们下面的银号发出的。他们转来转去,还是在我们的範围里面。」
  叶天龙听得眼睛都有些直了,他知道晨月的家族是很有钱的,但从来没有想过她的手下居然有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真不知道这样一个清丽绝伦的女子是如何操纵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
  「能查出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交易吗?」叶天龙收回心神提问道。晨月颇为遗憾地回答道:「时间太短了,我的人还来不及查出来。」
  然而鲁图先随后就把这个缺角的拼图补了起来,他带来了两个绝密的消息,一是尤那亚的得力部下遭到神秘杀手的阻击,负责西部事务的门客被杀,起因好像是关于一批魔法武器的交易。二是艾司尼亚的地下市场出现了一批威力强大的魔法武器,据说已经被一大买家全部吃进去了。
  所有的线索被串在一起,答案顿时浮现在檯面上。这样的事情就连于凤舞也感到十分震惊,为了权势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人的心真是可怕!
  文冶达居然想利用这次婚礼大典发动叛乱,也真亏他想得出来,任谁也难以想像新郎会在自己的婚礼上弄手脚。因为这样的大典,皇帝和几个被留在身边有资格问鼎皇位的太子都会出席,而且想来也不会对这个新郎有太多的防备之心,只要将这些人一举刺杀,他还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坐上法斯特的皇位。
  只是不知道武安的人在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但素来爱胡思乱想的男人心中有一个莫名其妙的预感,那个看起来清纯秀美的新娘也一定会在其中出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没有武安的鼓动和支持,文冶达也许不会下这样的决定,毕竟他的手头没有一个真正厉害的筹码,没有一支法斯特的军队是他最大的弱点。
  经过连夜的商议,叶天龙身边的智囊团定下了一个完整的应变计划。然而再完整的计划也可能会有意外的事件发生,命运总是喜欢和人开些玩笑。
  定下来的日子终于到了,法斯特的文冶达二太子和武安的秀公主的婚礼大典在万众瞩目下按照预定的步骤开始了。
  这一日,碧蓝的天空没有一丝的白云,明艳的太阳普照大地,艾司尼亚的街道打扮得分外乾净。无忧宫中摆下了丰盛的宴席,款待来自各国的使节和法斯特的王公贵族。
  武安的秀公主身穿金黄色的绣凤长褂,头戴装饰有十粒大珍珠的貂皮金冠,坐上早已装扮一新的彩舆。文冶达同样是盛装彩服,骑着一匹纯白的高头大马,走在彩舆的左边。彩舆的前面是礼部的官员引导,后面则是军容整齐的宫廷侍卫组成的护卫军。
  这一支队伍浩浩蕩蕩通过艾司尼亚的街道,绕城一周,为的是让艾司尼亚的市民见识一下新人的风采,也为了体现皇室与民同乐的精神。队伍所到之处,两边的街道是人山人海,人人兴高采烈,为新郎的俊逸神采而喝彩。
  「真像是在耍猴戏啊!」就在游行队伍出发的时候,一个男人懒洋洋地靠在柱子上看着热闹的人群发出讥诮的感歎。本来按照这个男人的身份地位,他应该是属于热闹的人群中最有份的一位,他就是负责艾司尼亚安全的东督叶天龙。
  听到自己的主将这样严重缺乏为人臣子觉悟的话,身边的参军石义信眉头微微一皱,语中微带责备的口气说道:「大人,您这样说可不行,好像欠缺一些为臣子的自觉啊!」
  叶天龙笑了一笑,正想说话的时候,突然见到精神抖擞的倩公主轻快的朝自己这边走来,便轻轻说了一声,「我要过去了。」
  将倩公主拉到边上,叶天龙低声说道:「都準备好了吗?」倩公主用力点头,叶天龙大喜,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很好,很好!」他和倩公主走到外面,发出暗号,早已守候多时的龙灵儿带着精心挑选出来的近卫团好手出现在身边,这次可以说是叶天龙的班底全数出动了,所有的高手全部到场,就连于凤舞和柳琴儿都来了。
  「很好,大家的动作快一点!」叶天龙满意地说道。众人心领神会的点头,他们要随在倩公主的后面,由她领路通过无忧宫一处早已看好的僻静地方悄悄地接近无忧宫里文冶达住的地方。
  「对了,我在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有武安的人在二哥的地方出来!」倩公主走在叶天龙的身边随口说道。叶天龙一愣,转首和于凤舞交换了一个眼色。于凤舞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让鲁图先去监视武安人的行动了。」
  正要行动之际,突然见到一个人飞奔而来,叶天龙定神一看,原来是留在府中的一个金凤卫,不禁心中暗暗一惊。
  「少爷,不好啦,绾贞小姐被尤素夫抓走了!!」
  「什么?」叶天龙心神一震,「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金凤卫跑到叶天龙和于凤舞的跟前,喘息不定地把事情经过匆匆说了一遍。原来绾贞早上突然请她陪自己去「临湖居」拿些东西,但不知道尤素夫怎么会跑到那里去的,结果没有防备的她们自然无法和他对抗,尤素夫让她来找叶天龙去见他。
  「他说如果迟延的话,就把绾贞小姐杀了!」从金凤卫的口中吐出让人心寒的话语,所有人的心中都浮起一种难以决断的沉重感,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叶天龙当机立断,对于凤舞说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去去就来!」
  于凤舞有些担心的说道:「这样不好吧,多带几个人去。」玉珠和辛西雅马上提出要跟去,范铜和左岛近也附和这样的建议。
  叶天龙摇摇头,说道:「这里的事情要紧,需要大家全力以赴,务必一举毕功。要不然就是大麻烦了。那边的事情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相信我!」
  见到倩公主也要跟他一起去,便拍了拍她的香肩道:「别忘记了这里更需要你,没有你的领路,没有你的魔法支持,想要一举消灭他们是很难的!」说罢,他给了大家一个坚定的笑容,就转身随那个金凤卫匆匆而去。
  于凤舞轻轻呼了一口气,饶得她是智慧如海,面对这样的局势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叶天龙这样的决定虽然让人十分担心,却也只能这样了。她收拾了一下心情,下令大家继续前进。
  到了「临湖居」的里面,叶天龙发现称病不出的庆计居然也来了,正在和尤素夫交涉,原来他是因一时的心血来潮,想到这个地方看一下,不料刚好遇上了绾贞被尤素夫绑架的事件。虽然他恨不得马上把尤素夫碎尸万段,可是绾贞在对方的手中,只好和尤素夫对耗起来。
  两个人正十分热烈的讨价还价,见到叶天龙踏进来,尤素夫马上将目标转移,嘿嘿一笑道:「正主儿总算来了!」庆计还想和他继续谈下去,尤素夫早已不耐烦地挥手道:「我没有工夫和你磨牙,方才是因为闲着无事才和你玩玩的!」
  一番话把庆计气得肺都要炸了,但情势比人强,他只有恨恨的退到一边,在肚子里咬牙切齿。
  叶天龙一眼就看到绾贞的双手被粗糙的绳子反绑在店堂中一张沉重的交椅内,双脚也分别被绳子捆牢在椅脚,整个人陷入椅中动弹不得,尤素夫的长剑搁在她雪白的脖子上。绾贞的脸上的气色十分难看,显然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头。见到叶天龙进来,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抬起头来悲喜交集的望着他。
  想到绾贞这样一个娇柔的女子居然吃这样的苦头,叶天龙不由怒从中来,对尤素夫喝道:「我已经来了,你快快把她放了!我保证让你平安离开!」
  「原来你真的很在乎这个小女人啊!」尤素夫不住的阴笑,好像是一只偷到母鸡的狐狸,「你这个混蛋把我害得好苦啊!想要这个小女人,就要看你了!」
  叶天龙断喝道:「你想干什么就快说!」
  「很好!」尤素夫冷声道:「不愧是在道上混过的,十分识路。」他顿了一下,凶狠地说道:「我要把你欠我的连本带利都拿回来!」
  叶天龙哈哈一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说吧,你要我怎么做?」
  「首先,你把剑给我!」尤素夫一指叶天龙腰间所配的神器烈火剑。
  「没有问题!」叶天龙十分爽快地应道,解下来烈火剑连鞘一起丢给尤素夫,他的合作态度让尤素夫心生暗鬼,反倒不敢伸手去接,任凭烈火剑掉在自己身右的地上。
  看了一下叶天龙,确定他并没有别的举动后,尤素夫拿剑一指叶天龙的右手歹毒地说道:「很好,想要这个小女人的话,就用你的右手来换!」
  绾贞急忙摇头叫道:「大人,不要啊!」话音未落,她的脸上早已被尤素夫重重的抽了两记耳光。
  「闭嘴!你这个臭婊子!」尤素夫的暴喝声中,绾贞的粉颊顿时红肿起来,手指印都可以看到。
  「住手!」叶天龙和庆计同时愤怒的大叫起来,他们脸上的急切之色让尤素夫更感快意,他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个混帐东西!快放了她!」叶天龙盯着尤素夫的脸,突然用十分冷酷的声音说道:「如果你再动一下她的话,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感到一股冷气从脚下涌起,尤素夫不禁暗骂自己什么这么胆小怕事了。他看了一下在椅子里脸上刺痛,状似十分痛苦的绾贞,强硬地说道:「我就要对她不客气,你能拿我怎么办?」
  叶天龙用异乎寻常的平静口气说道:「那你就试试看,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我保证,即使是你已经化为鬼,我也会把你抓回来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再把你打入九幽无间地狱。」
  虽然叶天龙没有用愤怒的语气,但话语中的狠毒还是让尤素夫感到自己的后脊处冷飕飕的,连拿剑的手中似乎都冒出了丝丝的冷汗。这是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他不知道叶天龙的气势居然会这么可怕起来。
  尤素夫呆了一下,突然发狂般的伸手扣住了绾贞的喉咙,大叫道:「叶天龙,如果你再啰嗦的话,这个小女人就没有命了!」
  叶天龙盯着他看了半天,把尤素夫看得心中发毛,生怕他会不顾绾贞的安危冲上来。他大喝一声,似乎在为自己打气,「你不要这个小女人的性命了吗?你想让她为你而死吗?」
  「你赢了!」叶天龙咬牙切齿地说道,「放了她,我就随你处置!」
  尤素夫顿时神气起来,「那你先转身,然后慢慢过来!」
  叶天龙深深地望了绾贞一眼,绾贞拚命地朝叶天龙摇头,示意他不要听尤素夫的话,那一双似乎可以说话的明眸中早已是泪如泉涌。叶天龙微微一笑,然后慢慢转过身去。
  「不要啊!」绾贞不顾一切大叫起来。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素有好色恶名的男人会为了自己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女人甘愿接受这样的条件。就连一旁的庆计也感到十分惊讶,叶天龙为了绾贞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他自问是不可能这样去做的。
  尤素夫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慢慢提起手中的长剑,当长剑平指叶天龙后背的要害之时,突然鬆开控制绾贞喉咙的手,一个箭步跃到叶天龙的身后,扬起长剑恶狠狠地朝叶天龙刺去,口中大喝道:「去死吧!」
  「不!」绾贞和庆计以及那个金凤卫同时发出惊呼声,绾贞和金凤卫更是同时泪如雨下,双眼紧闭,不忍看到叶天龙血溅当场。庆计想要飞身而出去救叶天龙却是迟了。
  但他们都没有看到,当叶天龙转身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是那种黑沉之至的神光,获得魔神之力后,他的身体已经被改造成为一个十分强横的魔神之体,他的功夫在某些方面的提高是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而且神器烈火剑已经和他形成心意相通的程度,是以他才会那么轻鬆的将烈火剑给尤素夫。如果说尤素夫拿着烈火剑来对付他的话,那就是自找死路,可惜的是尤素夫没有伸手去接烈火剑。
  剑尖就要触及叶天龙的背心要害之际,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叶天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轻微地扭动了一下身躯,变成了侧身的姿势。
  尤素夫的长剑在刺上叶天龙的时候,已经是变成斜对他的背部,更为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锋利的长剑在叶天龙的身上急速的划过去,将他的衣服划开了一个大口,剑刃与他的肌肤发生剧烈的摩擦,发出了有如金属般的声音,似乎在这一瞬间,叶天龙的这一部分肉体已经重新组合,变得和金属一般坚硬。
  尤素夫大骇,原来叶天龙的功夫已经到了让他无法想像的地步,由于他是全力刺出的,等发觉到情势不对想要收回时已经来不及了。
  叶天龙露齿一笑,化掌为刀重重的击在尤素夫的肩膀上,就听得骨折的生音传出,尤素夫的肩骨硬生生被他的肉掌砍断。尤素夫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呼声,原本在地上的烈火剑也突然自动脱鞘而出,神器爆出耀目的红光在空中一闪而过,疾如奔雷,正中尤素夫的背心。
  但尤素夫的厄运还没有结束,空中突然现出一道充满死亡气息的黑光,似乎可以将所有的光线吸收,迅疾如电,一下便砍掉了他持剑的右手。
  是玉珠不放心叶天龙的安全,还是跟来了。
  这几下都是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发生的,有如电石火花,让人目不暇接。等到人影的闪动结束时,场中就是只剩下尤素夫的惨叫声,地上是一只握住长剑的人手。
  「砰!」尤素夫终于忍受不住如此的重伤,一个身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叶天龙的身子也晃了一晃,快要软下去的时候,已经被玉珠伸手扶住了。
  「问一下他的口供!」叶天龙语气软弱地说道,毕竟刚才是他行险的一招,费尽了他全部的真气,所幸的是,他终于成功了。
  玉珠把他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去抓起了已经昏迷的尤素夫,看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行了!他就要断气了。」
  这时候,庆计早已把绾贞身上的绳索解下来,一得到自由,绾贞马上扑到叶天龙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就在叶天龙为她转身的那一剎那间,她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完全为这个男人所有了。
  「傻瓜,我不是好好的吗?」叶天龙温柔地抚摸了一下绾贞的头髮,然后呻吟一声道:「你再这样压着我,我可真的要受伤了!」
  绾贞马上抬起头来,从他的身上跳开,却被叶天龙一把拉住她的手,然后对玉珠说道:「你不用管那个家伙的死活,只要问出来是谁帮助他逃跑的就行了。」
  玉珠会意的点头,突然挥剑砍掉了尤素夫的脑袋,喷出的鲜血让绾贞不禁华容失色。
  「你如果不想看的话,就先回府去吧。」叶天龙温言说道。他知道玉珠要施展她们暗黑一族的一种密技,也是暗黑系法术中非常罕见的「阴魂读语」,据说可以知道被施术者的前生来世,但因为要将对方的脑袋砍掉才可以施展的,加上练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所以是很少有人会使用这种法术的。
  绾贞摇摇头,勇敢地说道:「只要在你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叶天龙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报以安慰的笑容。
  这时候一旁的庆计突然走到叶天龙的跟前屈身拜倒,十分惭愧地说道:「老大,请原谅小弟一时的糊涂!」
  叶天龙呆了呆,毫不在意地挥手说道:「算了,做我的小弟你不会吃亏的!」庆计赫然一笑,恭敬地应声。
  玉珠抬起头来说道:「公子,他是武安的人指使的,据说当时是武安的隐墨帮助他逃脱的。」
  「武安的隐墨!?」叶天龙呆了一下,「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的存在啊?是什么玩意儿啊?」
  一旁的庆计恭声说道:「大人,隐墨是武安的一个神秘组织,据说得到了强力人士的帮助,精于暗杀之道,只是人数极少。」
  叶天龙点点头,等自己的真气回复了一些,便马上起身先将绾贞护送回府,并做好了足够的防护工作后,和玉珠以及庆计三人一起赶往无忧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