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一举成名

时间:2018-06-12 搬进这座大厦不久,便发现有一个美丽异常的少妇住在我楼下数层。
样子标緻,身材细小但均匀,因此很惹人怜爱。
更甚的是,她的眼角长有一颗小痣,令她的样貌看起来很水性杨花似的。
每次见她,便有一股冲动,想立刻便操她。
可是,她的丈夫却身型矮小,一点也不俊,十足十是现实版的潘金莲与武大郎,更加的使人怜爱。
有一次放工,巧与这位少妇同一架升降机。
我们都住得很高,因此时间亦很长。
在升降机内,我用锐利的眼光不断的打量她的身体,由头至脚,她今天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背心,外面披了一件冷衫,穿一条浅紫色及膝的丝质裙,脚上穿一对高跟漆皮的凉鞋,所有脚趾露了出来,都涂上了粉红色的趾甲油。
她似乎已发现了我的视线,尴尬的低下头,用手托了托挂在鼻子上的眼镜,她移到升降机的门前,我知道她要出升降机了,她抬头望了望显示板,然后把目光放回到升降机的门上,接着的事,令我不敢相信。
「我家没有人。」她道。
我已领悟到她的用意,但是,我并不急于上前,我并没有立即出升降机,反而在我自己的楼层才步了出去,利用走火通道,来到她住的一层,我离开走火通道,发觉她正站在升降机门前,似乎正在发恼。
我从后的把她抱住,问道:「在等我吗?」
「鬼才等你呀。」娇媚的答道。
「啊,原来不是呀,那么真的不好意思。」我放开了她,从另一条走火通道走了。
这两条走火通道是相通的,我重施故技,又再一次走到她的后方,见她正在推开走火通道的门,探头往里面看。
我再一次的抱着她:「在找我吗?」这次,我并没有让她答话,嘴已把她整个口唇覆盖,舌头已在她的口腔内游走,她的舌头也爽快的与我回应,我的手没有闲着,左手在她的胸脯上捏着,软绵绵的。
右手探住她的裙子里,隔着她的内裤,抚摸她那胀卜卜的阴阜。
但我并不想在这梯间与她进行激烈的交战。
我放开了她,让她取出锁匙,她一进屋内我已随手将她抱起,顺手的关了门,把她放到床上。
「让我沖个凉吧,洗洗身上的味道。」
「现在要干,沖完凉之后也要再干。」
「你就想得美……」她没有再说下去,享受着我给她的前奏。
我很注重前奏,因为曾经看过一套片叫《慾望号快车》,里面老头的技巧很好,因此在车上的女人都禁不住他的诱惑,任他在身上摸一番,还要到达高潮。
我想,日本人的功夫一定很好,否则非礼案怎么会这么猖獗而捉不到犯人?原因是那些小姐都乐于这样,虽然报了案,但却没有描述犯人的特徵,她们还想要更多。
否则,她们只要大叫,又怎会拿不到犯人?!所以,我每次都必定花上二十分钟去进行前奏,让女人进入充足的作战状态。
我吻着她的嘴,手上褪去了她的冷衫,细抚她那滑透了的肩膊、吻她的脸、吻她的耳、吻她的肩膊。
我柔柔的捏她的胸,她的一对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恰到好处,配合她的身形线条,很美。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配搭,她很享受,身体任由我的摆布,鼻子哼着可人的声调。
感到她的车厘子在胀大,我放弃了衣衫的阻隔,脱去她的背心,她戴了一个浅蓝色的胸罩,正是电视里在卖广告的那种,好像是叫「水Bra」,这令她更迷人,我绕手到她的背后,解下了扣,在正面满足而又期代的取下胸罩。
盖在罩下的奶子雪白异常,乳晕是淡淡的红色,很坚挺。
没有了阻解,我捏了一下,感到与别不同,皮肤是滑手的,外层是软软的,大力一点,又感到里面有力向外弹出来,我很爱惜,玩弄完一个,再玩第二个,后来更用了上好的舌功两个一起玩,车厘子越来越硬了,她的呼吸亦急促了起来。
捨弃了上身,我转攻下身。
我把她的裙褪到了膝盖,她穿了条很薄的内裤,黑色的一团影子令气温急促上升。
手隔着内裤轻按她的阴阜,她轻轻的哼出了一声。
学着三级片的手法,浅浅的按进穴内,一只手指如蚯蚓般探索,手指的速度渐渐加快,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几近是呻吟了,内裤也尽湿了。
我脱下了她的内裤,露出阴阜。
她的阴毛轻轻的盖住了阴户,似乎经常被修剪,光线刚好能从毛的罅隙中射到阴户上,毛上的水珠反射了光线,闪着如珍珠般的美。
我再次把手指插进她的穴中,这次我把手指放进了许多,足有半截,上下的倾动,进进出出,她的呼吸声也跟随了这节奏,沉重的呼吸声告诉了我她享受的程度。
不久,玉液缓缓的流出,接着是阴道急促的收缩,她来了第一次的高潮。
这时我也忍不住气温的急升,脱有下了身上所有的束缚,与她的肌肤全面的贴了起来,她的脸上已泛了红腓,我深深的亲了几下,她这样的样子更骚。
在把肉棒放进去之前,我再次玩弄她的双峰,这次已不像先前的君子了,而是肆意的玩弄,另一只手则伸往下面,挑逗她的蜜唇。
干了这么久前奏,也应该是时候闯高峰了。
我把她的双腿微微分开,露出了诱人的一线。
我就挺腰,先把肉棒的头在外面擦了几下,替蜜唇打开了小嘴,才慢慢将整枝宝贝插进去,她提高了声线,欢畅愉快的哼着。
她的阴道仍是很紧,有如处女般。
「你老公的家伙一定是很短的。」我随口的一句。
「不要再提那短小没出色的家伙了,每次都只能进到隧道口,不出五分钟便洩了!」那么怪不得她有如此幼嫩的阴道了,我想她也许已把慾火忍很久。
我更加起劲的抽送,每一下都插到了尽头,她的呻吟也越来越响,香汗布满了她的脸。
为了令她有更佳的感觉,我把她的一双腿放到肩上,手指挑弄她的脚掌,听说这样可使女人达到更高的高潮去,「啪……啪……啪……喔…… 喔……喔……」交响乐般响起。
她阴道的收缩速度已经到了极点,再一次高潮了,大量的玉液沾在我的宝贝上,一同的带了出来,沾在她的阴唇上,唇还是一张一合的。
叫声也真是好听,她可能从未试过这般好的感觉,在她的阴道抽搐间,我还没有洩,反而更加激烈的插着,让她在高潮中享受每次抽插所带来的刺激,每一下都能为她在高潮上多加一点的兴奋。
这样的呻吟些持续了三分钟,我一射千里,全都射进子宫里去,暖烘烘的感觉使她更兴奋的叫了起来,仍是沉重的呼吸声牵动她那已微红的双峰一起一伏。
我没有浪费,用舌把阴唇上的玉液都捞进嘴里享用,还舐了舐已充血的阴蒂,令她兴奋得不得了,玉液再一次汹涌而出。
还只是用了一种体位,她已要求停战了,要去洗个澡,补充体力。
我也很谅解她,这么多年来都未试过如此高兴的一次,身体难免支撑不了,加上一天的工作,洗澡确实可以补充体力,以便再战。
两个赤裸裸的人穿过客厅,我顺手把门锁上,以防她的老公突然回来,有锁阻一下,亦可有缓兵之计。
走进浴室,水从花洒缓缓的射出,沖洗身上的污秽。
每一寸肌肤都洗得干干整整,水珠沾在她的脸上、她的胴体上,使她更清纯秀丽。
「结了婚多久?」我问。
「已三年了。」
「那也真难为了你,这三年来也没有好好地享受过。
哪么为何不生个孩子玩玩?」
「他那个短命种,每次也只射到门口,怎能成事?」她眼圈也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想也不想,强健既臂弯已把她环抱了。
她与我的心跳紧贴在一起,两颗心相互呼应,加上水声,天籁之作。
无奈男人的最终慾望还是生理上的需要,琼柱已耸立而起,抵在了她的小腹上,一跳一跳地敲打着她的肚皮。
她也感到我强烈的需要,鬆开了我的臂弯,蹲下身去,用她温柔的嘴服待我的琼柱。
虽然她没有高超的口技,这可能是她第一次干此等的事,但一条灵动的玉丁缠绕在琼柱上,竟没丝毫的怠慢,紧绕着,像吃雪糕般的尝试着滋味。
说实在的,这样的享受我从来没试过,这么的嫩口,柔软的舌端,触动我的心灵。
啊 …….啊……忍不住了,一洩千里,全部打在她的脸上唇上,沿着颈项,一直流到她的乳沟、她的阴毛上,停住了。
她没有闲情去细味沾在唇上的琼浆,自顾自的继续沉醉在琼柱上,并尝试把整支都放进口内。
我唯恐还会再洩,一手把她抱起,对準她的玉洞便插了进去。
她惊叫一声,缓缓呼出跃动的气息。
这时,我的姿势是站立着的,她的双脚则缠在我腰上,身体向外的往后躺下去,双手搭在我的肩膊上。
我用力地抽插着,每一次冲刺都带来激烈的迴响,如芭蕾舞般美妙的舞姿。
花洒的水仍是流着,她玉洞内也已氾滥了,水、琼浆与玉液融为一团。
为了有更好的效果,我缓缓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刺到了尽头,让她感受无边的刺激。
每一下她都孪动着,洞内的吸力愈见不寻常。
在水流的帮助下,我显出了男儿的雄风,腰力慢慢地加大,她已不能再躺着承受,把双乳贴向我的胸膛,叫声也大起来,抒发着满腔的热情。
「滴滴滴…… ……」琼浆玉液都掉到地上,为了表示爱的满足,舌头此时再度交缠…… ……重新的把身体清洁乾净,她俯卧在床上,我替她按摩着,助她消除这天的疲惫。
与她闲话间,知她叫雪儿,今年才廿九岁,丈夫是她的初恋情人,崇尚婚姻的纯洁,从她没有想过与别的男人发生关係,但却意想不到这第一次会有如此的快感。
「你知吗?刚才在电梯里,我是如何的害怕及紧张呀!见你如此的眼神,真怕给你拖进梯间强姦,但愈想下去,身体产生的慾火令我的心也壮了起来,硬着头皮说了一句那么难启齿的说话。」雪儿含羞的说着。
「我知,你现在还是呢!」 我把耳朵贴到她的玉背上,但听得她微弱的心跳及若有若无的吹气声,双手从她身体的两侧抚摸她的东西半球。
现在的雪儿,娇媚得不得了,身上散发淡淡的清香,已不如先前,经过了一天的浓烈香味,这股香犹如郁金香的幽香,心旷神怡。
玉背的轻软,使我犹如在聆听大地的心声。
我继续为雪儿作按摩,从头至脚。
删才我忽略了她圆润的臀部,隐约透现血红,不偏不倚的叠在盘骨上,没半点的赘肉,小蛮腰长得漂亮,立时令我想起一首诗句:「楚腰纤细掌中轻」,雪儿的蛮腰,简直就是这个模样。
拿捏她雪白的双脚,就如拿着一对玉如意,一般的冷莹,一般的晶亮,都是一对好宝贝。
难怪西门庆在拿到藩金莲的腿后便心神蕩漾,现在我就正正的感受着。
雪儿睡着了,我不敢吵醒她,坐在一旁,静看她静态的美,想起刚才与她的缠绵,多么的回味,动态的雪儿,又是另一种的美。
不久,我也受到睡魔的急召,给找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在这个世界中,雪儿是唯一的景物,梦中的水乳交融,使我琼柱一缩,热流直往外窜,这也令我从梦中甦醒过来,望见雪儿亦已醒了,坐在床边,癡癡的望住我在笑。
「在想谁呀?」雪儿娇嗔的问。
我望着她,说:「在想你呀。」雪儿听后,极力逃避我的眼神,但她的脸上却仍展现着风采的笑容。
沉默了半晌,雪儿站起身来往外走去,说:「我拿条布给你清洁弄污了的地方。」看着她赤裸的背影,一颗心已飘然而去。
有曰:「爱是性的根源,性是爱的延续。」我想,我对雪儿己产生了崇高的爱,已到了昇华的地步。
我站起来,往婀娜的身影移过去,从后将她抱过来,两个赤裸裸的人拥在一起,爱意在运行,感受着她微暖的体温,不期然的吻她的颈项,吻她的耳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