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九十一章

时间:2018-02-08 文渊繫了骊龙剑,背了文武七絃琴,在紫缘、小慕容、华瑄三女引路下,急奔皇宫。来到午门之外,文渊顿觉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立时 停步,说道:「这里死了人?」
  三女四下环顾,只见满地横七竖八都是死人,有官兵卫士,有宫女太监,也有皇陵派的人,尸积御道,血洒宫墙,景象十分惨酷,令人作呕。小慕容定了定神,道:「死了很多,看他们服装,多半是士兵,有一些是皇陵派的。」文渊道:「有云霄派的姑娘们吗?」
  小慕容看了一会儿,道:「尸体太多,一下子也看不出来,希望是没有……啊!」突然惊叫:「大哥……大哥!」
  文渊大为震惊,叫道:「里面有慕容兄?他……他……」小慕容急道:「不,不是,大哥在前面!他、他……」不及说完,已经飞奔上前 .紫缘牵了文渊的手,轻声道:「慕容大哥在前面坐着,没事的。」文渊吁了口气,道:「我还以为……紫缘,师妹,带我过去。」
  三人快步上前,来到协和门边,只见慕容修坐在门外,浑身浴血,身边放着一柄长剑,也是点染殷红。他见到四人前来,双目一瞪,低声 道:「他妈的臭小子,不好好休息,滚过来送死干吗?」声音甚为虚弱,轻浮无力,但语气仍然十分倨傲,气势不衰。文渊道:「我可不是来 送死的。慕容兄,你伤势如何?」
  慕容修哼了一声,道:「不算什么!」往成群死尸一指,道:「这里所有皇陵派的,全是大爷一手杀乾净。龙驭清那老贼,以为区区几掌 就宰得掉我,嘿嘿,作梦!」
  小慕容惊道:「大哥,你跟龙驭清动手了?」慕容修怒道:「废话,明知道我受伤,还问这蠢问题?除了龙驭清,皇陵派还有谁够资格跟本大爷动手?」小慕容俏眉一扬,道:「黄仲鬼呢?」慕容修道:「他妈的,他可不在这儿!」
  文渊心中大疑:「黄仲鬼是皇陵派第二高手,龙驭清造反,如此大事,他怎能不一同行动?」这念头才刚转过,忽地几声女子呻吟自门内 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那呻吟声甚是微弱,似是身负重伤,气力不继。
  只听慕容修道:「你们来得也算正好。小妹,里面有个傻丫头,你把她带走,省得碍手碍脚的,待会儿可还有几番硬战……」说到这儿, 忽听那声音自门内骂道:「大慕容,你说什么?谁……谁是……呃、咳……」话还没能说完,便是几声咳嗽。
  她一说话,声音立时给文渊等人认了出来。华瑄叫道:「是蓝姐姐?」
  走进去一看,果然见蓝灵玉坐在门边墙脚,双戟摆在身边,抚胸喘息,身上血迹斑斑,也不比慕容修来得好。她上身少了右边衣袖,手臂 裸露至肩,余下衣衫也残破不堪,像是被人大力撕扯过,一见众人来到,脸上先红了几分。小慕容进门看了,转头一瞥兄长,道:「大哥,你 伤成这样,怕不全是跟龙驭清打来的吧?说实话,你对蓝姑娘做了什么?」
  慕容修一愕,紧接着破口大骂:「他妈的,你这死丫头!你当你大哥是什么人了?」小慕容笑道:「就是太清楚你是什么人,才这么问啊!」慕容修呸了一声,又骂一声:「死丫头!」往门内一指,道:「废话少说,快快把她带出去,若不是这丫头坏事,大爷还不会受这个伤! 」蓝灵玉低声道:「谁要你多管闲事,活该!」慕容修怒道:「嘿,到底是谁多管闲事?」
  文渊目不视物,不知两人受伤模样如何,但听两人说话,慕容修精神尚足,蓝灵玉却真是内伤沉重,气息不顺,当下道:「慕容兄,蓝姑 娘,这是怎么回事?驭清到哪里去了?」
  蓝灵玉轻声道:「龙驭清……现下不知在哪儿了。」她略为调息,呼吸稍顺,又道:「瓦剌的军队正在外头猛攻,可是于大人说还挡得住 ,要我们先进城来,去救皇帝。大姐、二姐要带领庄中姐妹们,只有我跟四妹翻墙进来。但是我们到这里时,皇陵派和靖威王的人已经攻进去 了……」
  文渊惊道:「靖威王也派人来了?」心中一阵不安:「要是情非得已,必须杀伤赵姑娘的家人,可该如何是好?」
  蓝灵玉微微点头,道:「他们都杀进奉天殿去了。我跟四妹跟进去,被龙驭清和他儿子察觉。我跟龙腾明交手过了,他的武功进步得奇快 ,简直……简直快追上了黄仲鬼……」小慕容一惊,道:「追上黄仲鬼?这……怎么可能?」
  蓝灵玉道:「奇怪就在这里,我看他出手奇猛,招招威力惊人,可是却像是打得十分辛苦,神情不太对劲。」朝门外一看,脸上微红,轻 声道:「我跟四妹打不过他,被他捉住,他……他想要……」忽地不语。小慕容看了她身上衣衫,便即了然,道:「后来呢?」蓝灵玉道:「 正好你哥哥来了,这才逼退了龙腾明,让我们趁机逃出来。可是,他……他也被龙驭清打了两掌。」说到这里,隐隐听得慕容修骂了一声:「 他妈的!」
  蓝灵玉停了一会儿,又道:「后来任大侠也来了,还有云霄派的呼延姑娘,跟一位老人,我听皇陵派的人叫他」穆尊使「。」文渊道:「 是穆言鼎前辈,他将」文武七絃琴「拿来还我,已决心反对龙驭清的行动。」蓝灵玉眼睛一亮,道:「果真如此?这么说来,皇陵派少了一名 大将,要对付龙驭清,尚有可为。不知怎地,皇陵派几名高手的功力都进步不少,龙腾明如此,葛元当也是,只没见到那卫高辛……」
  华瑄道:「蓝姐姐,那卫高辛已经死了!」蓝灵玉一怔,道:「死了?」华瑄向门外一指,道:「他到白家来袭击我们,被文师兄杀死了 .」蓝灵玉脸色甚惊,道:「当真?文……文公子他不是……」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华瑄轻轻点头,黯然道:「是啊。」望望文渊,道:「可是文师兄还是很厉害!」
  慕容修突然抬头,道:「文渊小子!」文渊道:「什么?」慕容修站起身来,道:「你当真杀了卫高辛?」文渊点头道:「是。」慕容修 道:「好,怎么杀的?」
  文渊道:「我出了两剑,废了他的双手,再一剑刺死他。」
  慕容修道:「你可有受伤?」文渊道:「没有。」
  慕容修凝望文渊,突然哈哈大笑,叫道:「小妹,过来!」小慕容走了过来,道:「干嘛?」慕容修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你的眼光还 真不差,挑了个好家伙!」小慕容脸蛋一红,道:「大哥,你说什么呀?」
  但见慕容修目光一闪,拍了拍文渊肩膀,道:「小子,听好。龙驭清的功力,你早就领教过了,这会儿他的本事可更上一层楼,极难对付 ,除非本大爷出马。
  不过我给那丫头拖累,先受了伤……「说到这儿,蓝灵玉隔着门板瞪了他一眼,慕容修自然不知,又道:」……想杀龙驭清,只好靠你, 和那姓任的鬍渣鬼。
  杀不了,就跑!无论如何,保命第一,求胜其次,以后大爷治好了伤,还可以慢慢干掉他,你要是死了,叫我家小妹守寡,他妈的,大爷 绝不放过你!「至于他如何不放过一个死人,虽然甚是出奇,倒也没人多问。
  文渊点头道:「慕容兄放心,小弟知道。」微微转头,道:「蓝姑娘,我任师叔与龙驭清动手过了吗?」蓝灵玉道:「当时我们只一照面 ,他就走了,说是要先藏了皇帝,叫龙驭清找不着,立于不败之地。呼延姑娘和那位穆前辈护送我们到这附近,给皇陵派的人冲散了,现在不 知在哪儿,跟龙驭清动手了没,也不知道。」
  文渊微一沉思,道:「好,我这就去找他们。小茵,师妹,你们留在这里,照料一下慕容兄和蓝姑娘,紫缘同我一起走。」
  小慕容叫道:「不行,你一个人保护紫缘姐,那太危险了!我们可得一起走。」
  慕容修更不答应,道:「小子,你少开玩笑,本大爷何时需要人照料来?去去去!
  你们四个一起走,我有这一把剑,谁也拿不走大爷项上人头。「文渊道:」还有蓝姑娘呢?「慕容修骂道:」呸!有我大慕容在,还怕谁 伤了她?快去,快去!「
  文渊心道:「慕容兄要是伤势不重,不会跟蓝姑娘在此险地疗伤,实在不能犯险。」当下道:「小茵,你还是跟师妹留下罢,有紫缘引路 就够了,一会儿你们再跟上来。你们全部跟着我跑,虽然可以帮我,但是谁出了事,我却很难分身援助,还要顾着紫缘啊!」
  小慕容衡量情势,心知此时无暇拖延,当下只得点头,道:「大哥一好些,我们马上过去。」华瑄看着文渊,心中百般担心,道:「文师 兄,你小心!」
  文渊默默点头,转头说道:「紫缘,走了!」紫缘跟在他身边,轻声道:「这儿地方很大,先往那儿去?奉天殿么?」文渊道:「正是, 就先去那儿。」
  两人并肩急行,文渊托着紫缘腰后,真气轻送,让她跟得上自己脚步。
  紫缘指明去路方向,两人越过金水桥,直奔奉天门。偌大皇城,此时竟不见一人,煞是寂静。
  紫缘见四下无人,正要通过,文渊忽然揽着她的腰猛然一跃,急升二丈,只听嗤嗤声响,三枚飞刀插在两人起脚地上。文渊趁势真气一沉 ,轻飘飘地向前滑去,一掠三丈,又是一跃。只听一人喝道:「想走?」一道身影从旁闪出,挥刀斩向文渊。紫缘还没看清楚,便见银光一闪 ,文渊已然拔剑,骊龙剑先断单刀,连刺四下,那人双手双脚同时重创,顿时倒地。这还是文渊手下留情,否则以骊龙剑之利,便可断其四肢 .
  文渊一撇长剑,道:「是不是皇陵派的?」那人怒道:「是又怎样……」文渊二话不说,往他太阳穴一踢,那人顿时永远住口。
  紫缘看得心惊,尚未定神,文渊已道:「快走,路上不知还有多少皇陵派的人,要加快脚步!」紫缘神色茫然,握住了文渊的手。
  才过奉天门,又是两名皇陵派的汉子拦路。文渊听风辨位,出剑如电,又已杀了两人。两人一路奔向奉天殿,四十多名皇陵派的好手先后 围了上来。这几人武功差的,也有康楚风一般本事,武功强的,几乎可比龙宫派狻猊、睚眦两太子,或是巾帼庄凌云霞、蓝灵玉,连番进击, 战力着实惊人。
  但是,即使丝毫不懂武功的紫缘,也能悄悄感受到,文渊和平常不一样。她看不出文渊剑法的神妙之处,但是却感觉得到剑上的气势,一 股迥异于平常的杀气。
  一剑,一剑,又一剑,文渊挥洒着手中骊龙剑,浑没把这四十余人看在眼里──当然他也看不见。
  奉天殿前很快就静了下来,文渊长剑指地,朝紫缘道:「走罢!」
  紫缘静静点头,应道:「好!」
  她初时担心,这时却已安心了。这份杀气,不同于向扬的雄烈,慕容修的狂傲,龙驭清的霸道,而是出奇的肃穆。
  紫缘牵着他的手,轻声道:「渊!」
  文渊侧首道:「什么事?」
  紫缘看着他的脸,轻轻地说道:「可别让我担心。」
  文渊静了一下,如平时一般地微笑,道:「好。」
  两人踏上了通往奉天殿的阶梯,骊龙剑当先开路,一团森然剑光冲入大殿,无人来阻。一进殿中,文渊脸色立时凝结,手中长剑直指丹墀 之上。紫缘看得分明,更是脸上泛红,身子微微发抖,朝文渊轻声道:「龙驭清!」
  奉天殿里,迴荡着女人的娇喘与呻吟,而且还不只一个。殿中至少有二十多个男人,正捉着宫女们疯狂姦淫,龙椅前后,围着三个嫔妃模 样的女人,衣衫散乱,一个站在椅边任人抚摸,两个跪在龙椅之前,争先恐后地抢舔着座中人的巨大阳物。
  座中人身穿龙袍,满脸骄横,目光却又凌厉生威,盯向文渊与紫缘,犹如两道电光一照。他全身上下都是皇帝装扮,然而他并不是景泰皇 帝,而是龙驭清。
  週遭的淫声令人心乱,文渊的剑遥遥指着他,却没半分轻晃。龙驭清冷笑一声,并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