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干表姊~意外收穫

时间:2018-01-14 正在享受洗澡凉意的我被电话铃打扰了,炎热的夏天我实在是不想出去接,可是我还是接了,也就是这次明智的选择让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对我以后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
  电话是我表姐打来的,让我过去给他修电脑,可是这时正是山西最热的时候,去她家又要很长的时间,我说天凉快一点了再去,可是她说她急着用,没有办法我就答应了。
  换好衣服顶着烈日我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可是表姐家居然没有人。我想是不是她在耍我呀!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办的时候身后有人叫我,我一听就是知道是她回来了。
  她解释说去不远的软体店买了她要用的软体,怕我进不了门赶着回来的,从她盘起的长髮边缘正在流的汗水和粉红的脸蛋来看她不是骗我,我的气也就消了一半了。进了家开了电扇,我就和表姐忙了起来,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把电脑弄好。
  表姐说:「虎虎,你先看电视,我去洗个澡。」
  于是我坐下来看电视。精彩的电视节目让我一下子投入了进去了,可是就在
这时换了衣服从小屋出来的表姐完全吸引了我的视线。个子高条的她虽然长的不
算太美,可是身材好的没话说:绸子的兰色hi带睡衣一直垂到膝盖,白嫩但发红
的皮肤,细长的小腿,乌黑披肩的长髮使她看起来像是天使一样,正款款的走向
浴室。
  就在她要进去的时候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扔了过来:「你吃吧。」
  可是正在出神的我完全没有反映,苹果正好打到了我的裤裆,停在了我宽大
的短裤上。这下坏了,一种性爱的冲动占满了我的全身,阴茎也大了起来。其实
那时我才高一,表姐刚上班,我们也就三岁的差距,可是表姐给我的感觉就像是
我的长辈一样,我从来没有什非分的想法,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满脑子想的都
是她,想着和她做爱。
  我开大了电视的声音,走到浴室门口,通过仅有的缝隙看到了水雾中朦胧的
表姐。虽然不是很清楚,可是我还是高兴的伸手进去自慰了起来。我有自慰的习
惯,小时侯就有,高中有了女友可是也没有什发展,也就是亲亲摸摸,可是这次
不一样了,是我第一次看着裸体的女人自慰,更何况身材还一流。不多时我的两
条腿就软了,回到了沙发上。隔着短裤很难受,我就脱了继续,心想只要在表姐
出来以前结束就好了,边上就有卫生纸,很方便。
  可是就在我全神贯注的时候我发现表姐正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我,这使我很是
尴尬,不敢看她的脸。
  过了一会儿,表姐过来了,把毛巾放在茶几上蹲下来看着我。我的脸更红了,
低下头不敢看她,可是表姐雪白硕大的双乳出现在我的眼前。她没有带胸罩,乳
沟处还留着没有擦干的水滴。
  「不要害怕,我来。」这句话听的我不只该怎办了,她伸手开始摸我的阴茎,
冰凉的手让我原本已经软了的阴茎又一次站了起来。
  「包皮还没有退下去呀。」于是温柔的将我的包皮反了下去,露出了充血的
粉红的龟头,可是我却疼的差点哭了出来,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呀。表姐整只手把
玩着我的阴茎,疼痛慢慢的消失了,随只而来的是一种和我自己手淫完全不一样
的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向前张开双手,十支手指插入表姐湿湿的头髮中,表姐头看了我一眼,笑
了一下,由蹲变的跪了下来,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两腿之间,一口将我的阴茎咬
住了。其实我只是舒服的抓住她的头髮,可是后来才知道她以是我让她帮我口交。
  这一下我的阴茎变的更大了,像是要爆炸一样,全身的血液都一下子涌了过
去,我知道我要射了,可是这是在我表姐的嘴裏呀,我这想也不好,就强忍着。
  这时表姐不再咬我了,而是开始上下蠕动,舌头还在我的阴茎四周不停的扰,
她的头带动她的全身,在我的两腿间一吐一吸。尤其是吸的时候,就象一股强大
的镟涡一样,让我实在是受不了,终于我不管不顾了,将我积攒了很久的精液射
了出去,表姐起头看着我,表情有点无可奈何,嘴角还流着我的精液,可是马上
她就笑了,喉咙一动将它们全咽了下去。
  我们相互看着,我伸手擦乾净她的脸,将她抱起来坐在我的腿上。这时反而
是她不好意思了,整个脸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边。
  「不好意﹍﹍思,你怎;会﹍﹍」
  「没什不好意思,其实我知道是我不小心把苹果扔到你那裏的,我看到你在
自慰,也让我有了冲动﹍﹍」
  就这样我抱着她有两分钟没有说话,可是我们并不是尴尬,而是在享受,我
们中间好象也没有了姐弟之说.她靠在我的肩上,双手搂着我的腰,而我的手则
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摸索着。柔软的大腿,坚挺的双胸,微微的体香夹杂水气在我
的全身游走。
  「你好像是第一次吧,有什感觉,说来听听。」
  「一个字——真爽。」
  「还和我说笑,真爽怎是一个字呀。」
  「我就是逗你呀,难道你不爽?」说着我再她{P}股上捏了一把。
  「我怎爽了,一直都是你在享受,我在付出。」表姐打了我一下说道。
  我虽然没有做爱的经验,可是黄片我还是看的满多的,我知道她是想让我继
续,可是我就是不主动,也不再说话,手还是在乱摸着。慢慢的我的左手从她的
腿间伸了进去,她气愤的将我的手拿出来,可是我又伸进去,她没有再反抗。隔
着潮湿的内裤,我碰到了她的小穴,大拇指在上面用力的摩擦,她的身体在我的
怀裏应和着我。挑开内裤我将三个手指一下子猛插了下去,这下好了,淫液象水
一样沿着我的手流了出来,我也随之再次兴奋起来。
  我知道一场大战即将上演了。我拿出了手,将她的睡衣从头脱下,又轻轻退
去她的内裤,全裸的表姐就这样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我又急忙扒光了我的衣服,
将她抱起到了小屋放在床上,仔细的看着她。浓密黝黑的阴毛已经被淫液精湿,
在阳光下发着亮光;细长的双腿很不自然的盘着;纤细的腰带动着胸口随着呼吸
急促的上下浮动;双乳已经尖挺,粉红的乳头也因充血而色变深;双手在头上抱
着,双眼盯着我看,脸上满是害羞。
  我的阴茎也早已直挺挺的插在腰间,等待着它的猎物。我跳上床去,抱住表
姐,双唇向贴,舌头已经伸了进去,然后慢慢的从脸上开始,亲表姐的全身,她
闭上眼睛享受着,双手也开始在我的背上摸着。我一只手抓住她的乳房,一只手
再一次向下伸去。指头在她的阴道裏有节奏的插着。在淫水的作用下,指头的数
量不断的增加。当我加到四根的时候她受不了了,身体开始退缩,直到她不能再
退的地步就只能承受了。
  可是我头看她的表情并不痛苦,反儿张开了双腿,于是我将头移下去,用舌
头攻击。这时我才看见她的阴唇也早已充血饱满了,我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可是
阴户还是很厚而且粉红;发红的阴蒂高高凸起,舌头舔上去尖尖的。
  而表姐则明显是被我找到了弱点,全身开始颤抖起来,阴户不断的向我挺过
来,嘴裏有节奏的咿啊乱叫。她的叫声越大我舔的就越用力。可是我就是不进入
她。其实这时的我也已经受不了了,可是我强忍着,任由巨大的阴茎在她腿上摩
擦。因我希望是她来主动,你可能觉得我很变态,可是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以
后我在做爱中也是一样。
  表姐看我这样终于忍不住了,坐起来再我{P}股上打了一下说:「你就是讨
厌!」说着从我{P}股后面伸手使劲抓住了我的阴囊,揉了两下。这一抓我的阴
茎又大了一个码,完全膨胀了,要是不找什裹住的话就要炸了。
  于是我手握机枪找準目标第一次插了进去,把我表姐顶的一头撞在了墙上,
啊的尖叫一声:「你要顶~_~我呀」又在我的{P}股上狠狠的打了一下,这一下
的力气可想而知。可是在我的作用下,她又躺下了。
  「哦﹍﹍呀﹍﹍咿﹍﹍哦﹍﹍哦﹍﹍哦﹍﹍呼﹍﹍呼﹍﹍哦﹍﹍哦﹍﹍」
  我们不听的叫着,好想在比赛一样,根本就不怕人听见。每一次我插入时都
用尽了全力,次次直击低部,双手在表姐的双胸来回的揉搓,还时不时的抓起那
粉红色的乳头向上拉扯。她则使尽全身力气着{P}股迎合我,而手也在床上乱抓,
头左右来回的摆动,我俩完全进入了状态.由于我已经射了一次了,这次的时间
变的很长,比我以往自慰的时间长了好几倍,而且阴茎也一直保持最佳。
  到最后我乾脆两手抓住床沿,借力用力。表姐也用双腿住我的腿,两手抱住
我的脖子,以逸待劳,直到最后我觉的她的劲小了,我插动的频率也慢了,终于
我们的高潮同时来到了。
  我觉的阴道的低部有一股暖流流了出来,表姐的身子猛的一用力,瘫在了床
了。我也用了所有的力气猛插几下,将阴茎拔出,射到了她的胸前,整个人也随
之躺到了她的身边。她睁开眼睛看看我,又看看流动着的精液,用手擦了点抹在
我的脸上和身上说:「你都这样了,还知道不要射到裏面,行﹍﹍呀!」
  我开玩笑说:「要是中标怎办,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说着从她的阴户擦了一点她的淫液也抹在她的脸上,我们相视而笑。过了一
会儿她起身拿了毛巾擦干身上的精液,又给我擦了阴茎,还亲了一下,没想到在
我都要失去知觉的情况下,它又站了起来。
  表姐有点惊讶的看了看我,低头下去将阴茎吞入口中,猛吸了几下,说:「
你还可以呀!」就又开始亲它。
  我一笑,抱住她的腰让她坐在我身上,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完事之后,
我又一次射在她的口中,又在她的阴户舔干了淫液,把玩了一阵乳房。最后两胸
向贴,两腿向缠,无力的瘫睡在床上。
  她说:「我已姐姐的名义警告你,以后不要在自慰了,对身体不好。」这时
我又想起了,原来她还是我的表姐呀。
  回到家后的两天我一直在等着表姐的电话,可是两天了她都没有联繫我。每
天只要我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了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高耸粉红的双胸,雪白修长
的美腿和那饱满肥厚的阴户。几次我的手都抓住了我的阴茎,可是我一想起表姐
的话,我就忍住了。亲爱的表姐,我好想你呀。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这两天休息好了有没有想我呀?」
  「想了,都要~_~了,你呢?」
  「你说呢,我现在在家等你,来?」
  嘟﹍﹍我早就挂了电话,穿上衣服出门了。在楼下,我忽然想去了什,然后
到最近的性用品商店买了四了避孕套,打上车到了表姐家。一进门我就掏出来让
她看,谁知她进屋也拿了四个出来。
  我们会心的一笑,我抱起她进了小屋,放在床上,她说:「看来今天更累了!」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没事,我愿意你精尽而亡。」我知道只有这时候,
我们没有姐弟的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