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三章 南疆决战

时间:2018-01-14 法斯特历五四Ο年七月二十日,一支打着天龙军团旗号的军队浩浩蕩荡开赴南疆地区!
  同时,身在林济城中的叶天龙接到奏报,天龙军团大军日前已至巴南州地界,翌日便可抵达林济城,与叶天龙统辖的神殿军团会合。
  接到这个消息,男人可谓兴奋不已。这两日他之所以按兵不动,等的就是这个消息。在下定快速解决南疆之事的决心之后,他便传书驻守清江州的修罗。一来,想了解一下这些日子以来组建新军的有关事宜,二来如若进展顺利,便想抽调精干力量南下,彻底解决南疆目前的问题。
  而当修罗回报叶天龙,不但去青州组建新军的范铜进展迅速,其他几个组建新军的将领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作为留守清江州的他也并未闲着,在几个外出组建新军的将领离开之后,他在当地也迅速着手天龙军团的补充工作。至叶天龙修书询问之际,可以说驻守清江州的守军足足有原先两个天龙军团的规模,而且经过严格训练,可谓个个都是精干力量。
  于是乎,叶天龙便果断决策,调集一个原天龙军团规模的精兵即刻南下,与神殿军团一起干一件震撼南疆的大事。
  此番来报,这支有着原天龙军团规模的大军在修罗的亲自带领之下赶赴巴南州。叶天龙只待他们明日一到,便可展开他与楚越大军决战的序幕了。
  这一夜,男人并未睡觉,不是对即将展开与楚越大军决战的担心,完全是一种临战之前的兴奋。儘管与武雄义在南疆地区僵持了这么久,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只要他叶天龙狠下心来要做的事情,其实是没有人能够阻挡的。79出品
  如果说之前同武雄义僵持于南疆地区,他多少是给楚越以及这位值得自己佩服的一个人机会的话,那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对峙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他不想再在这里耗下去,对于武雄义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倘若在接下来的决战当中与其狭路相逢,那么他绝不会再手下留情。从人格上,他欣赏这头「费山之虎」,但是既然大家走上政治这条路,便注定了功成名就抑或身败名裂的命运!
  一夜辗转反侧,至天明时分,修罗率领的天龙军团大军抵达林济城外的消息传来,叶天龙未曾整理衣冠,便匆忙前往城外迎接。
  一见面,叶天龙便同修罗来了一个男人间结实的拥抱。此举令属下众将士颇为感慨,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啊!堂堂的法斯特皇帝陛下,以这种江湖习气浓厚的方式迎接属下主将,确可判断出他对于属下将士的厚意探情。跟着这样的主上打天下,一定不会有错!众将士都在心里这样认为。
  「路途都顺利吧?」拥抱完毕,男人一拍修罗肩膀问道。
  「陛……啊,一路十分顺利,这边情况可还稳定?」修罗本想称呼叶天龙陛下,然而一想起男人当初南下之时在清江州说过的那些话,便硬生生嚥下正欲出口的尊称,问了一句林济城时下的情况。
  叶天龙笑着看了修罗一眼,伸手一引道:「先进城好生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细说。」
  修罗答应一声,向身后几名将领盼咐一番,命他们在城内专为他们準备好的地方驻扎,然后随同叶天龙一起向城中帅府行去。
  午宴之上,叶天龙先是向随同修罗前来的众将士表达了欢迎和感谢之意。酒过三巡,客套完毕,男人开始跟他们商讨起正事来。
  自从接到南下的命令,天龙军团的将士便知道经过那么长一段时间的休整,终于又要驰骋疆场上阵杀敌了。可以说,每一名此番南下的士兵都憋着一股劲,就待一声令下,将侵佔疆土的楚越大军杀个片甲不留,既是对祖国收复失地大业的贡献,同时也能建立个人功勋。
  此番听着叶天龙和主将修罗关于同楚越大军作战的计划部署,这些身经百战的将领个个握紧了拳头,不难看出他们必胜的信心和坚毅的作风。
  由于之前男人就已经做好了成熟的作战计划,此番经过和修罗等将领的沟通,他们确定就在明日展开同楚越大军的决战!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早些同楚越大军决战便是早些了结南疆的事情,无论如何这一仗要决出胜负,真可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79出品
  商议完毕之后,修罗便和属下将领去準备了。叶天龙来到龙灵儿和宁素女那里,详细部署一下神殿军团此番的任务。虽然经过商讨,神殿军团此番只作为策应天龙军团的预备力量,但是毕竟事关决战全局,宁素女和龙灵儿又是神殿军团目前理所当然的主帅,跟她们将一些战略战术意图做进一步细緻的阐述还是有必要的。
  经过一个下午的调兵準备,在林济城外五十里处,法斯特大军展开了严整的阵势,只待明日叶天龙一声令下,便可同驻才七在对面的楚越大军主力一决雌雄了。
  身在中军大营的武雄义接到探马奏来法斯特大军已于林济城外布好阵势的消息,他精悍的脸上掠过一丝忧色。
  经过这一段时间同叶天龙的交手,他可算是彻底了解了这个男人的手段。
  他知道以目前叶天龙和他身边那几个美女的身手,完全可以按照大陆战争其间都普遍採取的暗杀战术将自己这个主帅击杀,进而趁乱彻底击败楚越大军。事实证明,他们完全是有这个能力和机会的,就像上次叶天龙和玉珠闯入他寝帐一样,如果那时候叶天龙就痛下杀手的话,哪里还有后来这番的僵持对峙。
  眼见男人此番调兵遣将,在对面布下这等重兵,定然是已经失去了耐心,要和自己一决高下了。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叶天龙这个男人,他此刻没来由地心生怯意,好似料定自己此番输定了一般。
  或许正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同叶天龙指挥下的神殿军团作战,已经从中见识了他太多本可一鼓作气打败自己的场面,自己打从心底里其实已经认输了,所以面对男人此番要动真格的,就连自己这个自诩身经百战的「费山之虎」也未战先败了!
  可是无论怎么说,自己身为楚越大将,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想起出发之前皇帝陛下交代自己的那一番话,只有不成功便成仁!
  说句抛开政治立场的话,自己要是生在法斯特,或许真的会追随这个看似轻浮的男人。
  在他轻狂不羁的表象下面,其实才真的涌动着大仁大爱的天下之心,这样的君主一定能够问鼎天下成功,同时也必将成为天下万民所选择的英雄!
  可是一切的假设都是虚妄,自己身处这样的位置,只能选择战死沙场,儘管明知不敌对方!
  想到这一层,武雄义长长地歎口气,传令众将升帐,以商讨自己并没有信心应对的这场决战!
  七月二十二日天明,天气晴朗,东方天边还笼罩着一片纠卜红的朝霞。气温好似也下降了
  些许,让人有种进入凉爽初秋的错觉。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只有对阵的法斯特和楚越两军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在逐渐降临。
  广阔的平原之上,两军拉开长长的战阵,中间隔着一里多的地域,双方招展的旌旗映着朝霞发出「噗噗」的声响,屹立在两军阵前的分别是一身紫金战甲的叶天龙和青乌战甲的武雄义。
  号角奏响,战鼓雷动,叶天龙举剑向前一指,位列阵前的盾甲步兵列阵一步一步向前推进,紧随其后的骑兵也在跃跃欲试,随着盾甲步兵向前移动。
  面对叶天龙此种列阵整体推进的举动,作战经验丰富的武雄义并没有採取相同的举措。
  他知道对方此举一定隐藏着后招,如果己方也採取同样的动作,那么对方盾甲步兵前移与身后骑兵之间形成空隙便即刻成为骑兵冲锋的有效助跑距离,那时己方初动,阵形难免有所鬆动,对方便可趁此良机使用轻快骑兵快速冲击己阵,届时即使己方战阵抵挡得住,那么在气势上已经落得下风,对接下来的作战肯定会造成影响。然而,如果不採取任何措施,对方定会採取步步紧逼的战术,那样同样会给己方造成被动。
  武雄义略一恩忖,伸手一挥道:「弩手準备!」
  列阵前方的盾甲步乓一低,后方弩手纷纷张弓搭箭,从前至后,先是轻装单弓,然后是双人机弩,最后则是重装连发弩机。
  武雄义的意图十分明显,这样一来,对方如果继续推进,他则採取箭矢攻击,不至于让对方冲锋突击。
  叶天龙的位置此番已在中军阵中,他看到对方採取远端机弩的威慑,嘴角微微一笑。
  他向身后做了一个挥砍的手势,顿时后营将士一片骚动,待到骚动结束,一门巨大的炮呈现了出来。
  没错,就是那门令普通战士闻之色变的魔导大炮!在将其安放在林济城头和前线之后,楚越大军可是吃尽了它的苦头,这也正是自从将魔导大炮投入战场以来,楚越大军再也没有攻近林济城的原因。
  天机族少女亲自操炮,看到叶天龙的手势之后,娇喝一声:「放!」
  一股巨大的光柱径直射向楚越大军的阵营,光柱闪动,战场之上只听得一通唏嘘之音。
  楚越大军知晓它的厉害,光柱所及之处,阵形顿时一片混乱。光点落处,就好似在冰雪之上落下一片火石,週遭顿时消融一圈,隐约可闻战士一通鬼哭狼嚎,凄厉至极!79出品
  天机族少女哪肯停顿,连连向对方开炮,巨大的光团频繁落入楚越大军阵中,所到之处无不人仰马翻、形神俱灭。
  见此情形,武雄义哪里顾得许多,再如此叫对方炮轰下去,自己整个军团岂不全军覆灭。为今之计,只有同对方缠斗一处,方可使对方的魔导大炮失去作用。
  于是乎,他跃马大呼一声,「放箭!」
  所有目前还倖存的弩手纷纷将手中箭矢激射出去,顿时天地为之变色,就好似一片阴云自楚越大军头顶升起,迅疾向法斯特军阵这边袭来。
  叶天龙笑意更甚,他早就料到对方有此一着。说实在话,他是不想在此战役中使用魔导大炮的,毕竟其杀伤性太大,牺牲的全部都是普通士兵。如今在他的脑海里,一场战役的胜利不是以斩杀多少敌人为标準,只要能够达到获胜的目的,尽可能少的杀戮,那是一个问鼎天下的英雄的人道!
  而他如今之所以使用魔导大炮,唯一的目的就是促使一向用兵谨慎的武雄义出阵,那样只要自己打掉其主力,这场战役的胜利便唾手可得。
  此番见战局果然按照自己的意图发展,他心里能不升起一丝得意吗?而事前早就有所準备的法斯特大军,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箭雨,纷纷潜躲在盾甲之下,任凭对方再多的箭矢,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而武雄义在命令弩手一番箭矢进攻之后,大喝一声,率部向法斯特军阵冲杀而来。他此举本欲躲避那骇人的魔导大炮,然而在他率部开始冲杀之后,其实天机族少女已经停止了炮轰,转而是处在盾甲步兵后面的法斯特骑兵呼喝而出,迎向冲锋而来的楚越大军。
  担任此番冲锋主将的是修罗,他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呼喝之间沖在骑兵最前面。
  一里的距离在快马蹄下转盼及至,迎面看到同样冲在最前,一柄光枪虎虎舞动的武雄义,修罗脸上撩过一丝兴奋。早就听闻「费山之虎」的名号,此番有机会同其在战场上交手,可谓莫大的机缘。
  信念电闪间,双方已近跟前,修罗仗剑向外一挥,击出一道劲力十足的空斩,强劲的剑气带着破空的风声袭向纵马狂奔的武雄义。
  武雄义一凛,目光所及,此为何人,单是这一剑空斩便是力道沉稳,其武技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看来叶天龙手下真是人才济济、卧虎藏龙。
  眼见剑气袭来,他也不及多想,横枪一扫,只听得「铮铮」两声,光枪之上闪过几道火光,修罗的第一斩已被武雄义生生化解。
  「好手段!」修罗见此只及讚歎一声,双方已是错沖而过。
  武雄义身为楚越三军主帅,他可不想一照面就跟对方冲锋将领单挑,眼睛余光瞥了修罗一眼,继续打马往前冲去。在此冲锋时刻,只有自己身先士卒,身后冲锋的将士才会捨命攻击,勇猛之下或许还能够扭转这场战役的局面,起码不至于败得很惨!
  修罗则不这么想,一来同这头「费山之虎」交手的机会实在难得,二来在此阻挡住其冲锋也可挫其士气,于是手带马缰,飞奔坐骑一声嘶鸣原地调头,继续向武雄义追来。
  「想走,吃我一剑!」修罗只是三五马步就追上武雄义,一剑刺出。
  武雄义有些恼怒,然而面对修罗由斜后方刺来的剑芒,他也只能举枪招架。一个回身格挡,又是两声金属碰触之声响过,他架开了修罗这运动中的刺击。
  本想再度脱遁,岂料修罗一刺不成,改成挥劈。迅猛的技击带着强烈的剑芒气机罩向武雄义,令其无法脱离战斗。
  面对修罗如此凌厉的攻势,武雄义如若再避已是不能,于是,他也是引马调头,光枪频斩,在化解开修罗击斩气机之后,还向修罗连连刺出三击,枪枪直取要害,凶悍至极!
  一道道白色炽烈的枪芒袭向面门、胸心和下腹,修罗丝毫不敢大意,由于跃坐马上,根本无法做出环剑翻扫的动作,于是他纵身一跃从马背上高高腾起,向下环挥一剑,刚好将三道枪芒扫开。随着身子下落,他脚尖在马背上一点,再次纵身跃起,执剑劈斩安坐马上的武雄义而去。
  武雄义哪敢马虎,面对如此势大力沉的一击,想要硬性招架已是不能,他也脚踩马蹬纵身跃起,先是避开居高临下的一击,旋即出枪斜挑,欲攻失去重心的修罗腰肋。
  修罗一记击空,看着武雄义光枪挑斜,直取自己腰肋,而身在半空重心已失,断无法躲过这一击。眼看枪芒近身,就连自己也觉得此击必中,怎料忽见对方枪身及剑,脑海中顿现灵感,手腕一抖,迅疾剑劈枪身,抢在枪芒及身之前「噹」的一声劈在对方枪上,藉着这一击的反作用力身子扭转,好似大鹏急转,将将避开了那骇人的枪芒。
  「嘶嘶」两声,修罗儘管躲开了枪芒的袭身,然而甲袍腋下还是被枪芒挑开了一道口,肌肋好似都感触到了那冰冷的枪芒,后背当下渗出冷汗,这一招凶险之极。79出品
  而就在二人缠斗不休之际,双方大军早已厮杀一处,无论是骑兵抑或步兵,双方已经交融在一起。此刻,无论是光枪或箭矢都已丧失用武之地,贴身近战最好的武器依然是刀枪剑戟这类的冷兵器。
  楚越大军由于之前僵持于此,可谓人困马乏,战力早已到了强弩之末,虽然也在尽力拚杀,然而面对憋着一股劲的天龙军团如狼似虎的士兵,他们真个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杀戮。
  令他们骇然的是此番面对的军队全然不似之前一直交手的神殿军团,神殿军团终归不属于正规军队,然而儘管如此,在叶天龙、宁素女和龙灵儿的率领之下,也足以跟他们这支在楚越来说最优秀的军团抗衡。反之,他们则在面对神殿军团的交战中,逐渐丧失了凶悍的军魂。此番面对突然出现在眼前,战力远比神殿军团高超的天龙军团,他们就是想凶悍也凶悍不起来了。
  天龙军团每个士兵都好似有如神助一般,冲杀砍刺的能力无不都在楚越士兵之上。无论主帅抱有怎样的战争人道,但是对于拿命拚杀于沙场的个体士兵来说,取得对手的性命就是保全自己的性命,他们才不管这些,当太阳升起的时侯,沙场之上已是血流成河,肢体横飞。
  数十万大军厮杀一处的场景是之前从未有过的,这等规模的大决战连叶天龙看了也觉得热血沸腾。
  此刻,不管是步兵、骑兵还是其他兵种,队列早已冲散,组织机构已经难觅蹤影,大家只是混战一处,只要看见是敌人战甲,只管一通砍杀。每个人都好似从地狱释放出来的魔鬼,他们全身被鲜血侵染,眼睛中冒着可怕的煞气,怒吼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的音色。
  在这一刻,争斗的最原始本性显现出来,他们就是一群拥有高等智慧的野兽!